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中共历史上最著名的六对“军事搭档”

中共历史上最著名的六对“军事搭档”

 

毛泽东 朱德

1928年4月,朱德和毛泽东在江西宁冈会

1936年12月,朱德和毛泽东在陕北保安会合

 

邓小平、刘伯承

1938年,刘伯承师长和邓小平政委合影

在鲁西南战场,国民党整编六十六师师长宋瑞珂屡屡同刘邓大军“过招”,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但也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被刘邓大军合围后,国民党第二兵团司令长官王敬久命令他突围,但宋瑞珂很自信,他利用山东金乡城西北30里处的羊山作为制高点,与山下集镇的民房构成核心阵地,准备凭借有利地形,负隅顽抗到底。

7月13日,刘邓大军扫除了羊山外围阵地后,当天就组织重兵攻打羊山。但战斗打响后,敌六十六师守军配合得相当好,导致我攻山部队前进受阻,在付出重大伤亡后,于7月14日拂晓被迫撤出战斗。

此后,我二纵和三纵对兵力火力重新做了调整和部署。7月19日,刘邓大军投入了三个纵队的兵力,再次向羊山发起冲击。但由于连降暴雨,导致部分地区水深超过两米,我攻山部队再次受挫,有十几个旅团干部负了伤。

7月20日天亮前,刘伯承命令部队撤出战斗。

刘伯承、邓小平权衡再三后认为,这次如果不把敌整编六十六师歼灭,我军随后的南进一定会遭到该部的疯狂追击。况且各路援敌尚在行进途中,完全有迅速消灭羊山守敌的把握。刘伯承鼓励将士们说:“蒋介石送上来的肥肉,我们不能放下筷子!”“别看有蒋介石在开封亲自坐镇,我们也一定会啃下这块硬骨头。”接着,刘、邓调整了作战部署,加强炮火,并使我方兵力上达到了局部优势。

7月27日下午6时30分,我军首先开始炮击。炮击进行了40分钟后,我攻山部队突破了敌人的一道道强固防线,从四面八方向羊山山顶涌来。敌人拼命顽抗,敌我双方都付出了大量伤亡。27日晚12时,“羊腰”等制高点被我军占领。我军在山峰上居高临下,火力网控制了山坡和羊山集,把敌整编六十六师分割包围。

宋瑞珂急切要求援军迅速赶到。然而,与宋瑞珂的愿望相反,敌援军王仲廉部7月25日明明已经到了距羊山仅仅100多里的定陶县冉固集,但他怕钻进刘伯承的“口袋阵”,结果每天只让部队走10华里。到28日中午,羊山的所有制高点都已被突破,宋瑞珂知道大势已去,便下令放弃抵抗。至此,羊山战役胜利结束,国民党整编六十六师2万多人被全歼,宋瑞珂也做了俘虏。

宋瑞珂被俘后,先后在解放军教导大队和监狱学习、改造,1960年11月28日,被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释放。文革后先后被选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监察委员、上海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和上海市政协委员。1995年逝世,享年88岁。

 

彭德怀、习仲勋

彭德怀(左二)、习仲勋(左三)等在青化砭战场上

挫败胡宗南 “三天占领延安”

国民党军对解放区的全面军事进攻失败后,从1947年3月开始,集中总兵力的43%即94个旅,重点进攻解放区的东西两翼——山东解放区和陕北解放区。1947年3月13日,胡宗南大举进攻延安。在彭德怀、习仲勋的指挥下,陕甘宁野战军经过六昼夜的节节抗击,歼敌5220人,挫败了胡宗南“三天占领延安”的狂妄计划,完成了掩护中共中央和延安各机关,学校及广大群众安全转移的任务。3月19日,党中央主动撤离延安。

党中央撤离延安,交给胡宗南的是一座空城。然而,双方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3月20日,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习仲勋任副政治委员的西北野战兵团正式成立。西北野战军认真贯彻执行毛泽东为陕北战场制定的作战方针,采用“蘑菇战术”对付敌人,利用陕北的有利地形和广泛的群众基础,把胡宗南军队拖在陕北,使其往返奔波,疲于奔命,补给困难、士气低落,然后寻找战机逐步消灭其主力。

在为期一年多保卫陕北解放区的作战中,西北野战军共与敌人进行了16次重要作战,逐步消灭了胡宗南集团的有生力量,经过内线防御、内线反攻再到外线反攻,西北野战军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其中,1947年3月到5月间组织的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战役三次歼灭战,堪称经典战例。

胡宗南部侵占延安后,急于寻找西北野战军主力决战。西北野战军以一小部兵力佯装主力边战边退,把敌军主力诱向延安西北的安塞方向,而将主力隐蔽集结在延安东北的青化砭以南设伏。3月25日,胡宗南部担任侧翼掩护的第三十一旅旅部及一个团计2900余人进入伏击圈内,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西北野战军全歼敌军,俘少将旅长李纪云。

青化砭战斗后,胡宗南发现西北野战军主力在延安东北,遂令其主力由安塞调头追击。西北野战军以小部兵力牵着敌人主力的鼻子走,使其处处扑空,十分疲惫。4月14日,南下的国民党军第一三五旅4700余人进至羊马河地区,经过8个小时的激战,第一三五旅全部被歼,少将代旅长麦宗禹被俘。羊马河战斗后,西北野战军为使敌人达到十分疲劳和十分缺粮的状态,然后寻机逐个歼灭,决定袭击胡宗南部在陕北的重要补给站蟠龙镇。

西北野战军以第三五九旅诱胡宗南主力沿咸榆公路北土至绥德地区,而主力于5月2日完成了对蟠龙镇的包围,并当即发动攻击。经两天三夜激战,全歼守敌6700余人,俘少将旅长李昆岗,缴获大量粮食和军用物资。这样,在中共中央撤离延安后的45天时间里,西北野战军在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镇三战三捷,消灭国民党胡宗南部1.4万人。

 

任弼时、贺龙

任弼时与贺龙在延安

王震谈任、贺:俩人关系非常好

1931年10月,中共湘赣省委成立,王首道任书记,张启龙任省委常委兼湘赣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1932年2月湘赣军区成立,张启龙任总指挥。1933年夏天,湘赣苏区掀起肃反运动的风浪,以“改组派”、“AB团”等罪名逮捕和杀害了一批革命干部。张启龙也被诬为“AB团”,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且被决定执行枪决。

王震同志回忆说:1933年5月,任弼时作为中央正确评价贺龙的历史代表来到湘赣苏区,担任省委书记兼军区政治委员。他经过调查研究,很快弄清情况,纠正了肃反扩大化的一些错误,将王首道、张启等一批干部解放出来。他没有撤王首道等同志的职,而是把他们调回中央苏区学习去了。任弼时主持湘赣苏区工作后,组成红六军团,辖十六师、十七师和十八师。不久,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开始了。

1934年3月底,红十七师南归与红十八师汇合。4月5日,红军集中主力在永新的沙市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一举歼灭敌十五师的一个旅,活捉旅长侯鹏飞。据地受到很大损失,红二军团缩编为红三军。

王明左倾路线又派中央代表夏曦来,否定创建根据地的领导人,搞肃反扩大化,杀害了许多优秀干部。贺龙一直坚持斗争,他们还企图加害于贺龙,斗争很残酷。红三军被迫退出洪湖和湘鄂西,转移到黔东。有人企图把这些严重错误和失败,加在贺龙头上,是完全不对的。

任弼时很快纠正了夏曦的严重错误,红三军恢复二军团的番号。

王震同志说:贺龙和任弼时的关系是非常好的。任弼时很重视团结问题,他高度评价了贺龙和红二军团在洪湖、湘鄂西、黔东地区的英勇斗争、历史贡献和群众中的深厚基础,号召六军团的同志向二军团的同志好好学习。他提出今后两个军团的活动,要由二军团统一,他自己搬到二军团部,同贺龙住在一起。

 

陈毅、粟裕

解放战争时期,陈毅(右)与粟裕(左)的合影。

毛泽东“摆平” 陈毅粟裕之争

1946年6月22日,毛泽东提出了一个南线出击作战的战略计划,请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等人考虑。这个计划是在国共和谈全面破裂、国民党军向我大举进攻时,我山东、太行两解放区主力部队实行外线出击,向南作战。

要求太行解放区的部队以豫东地区为主要作战方向,集中主力尽可能攻取陇海路沿线南北十几个县城,着重在野战中消灭敌军有生力量,相机占领开封;山东野战军则以徐州地区为主要作战方向,集中主力配合苏皖北部的部队攻取津浦路徐蚌间及陇海路黄口、徐州段各点,着重调动徐州之敌在野战中歼灭之。

应该说,毛泽东的这一计划在解放战争初期,是不符合战争实际情况的。围绕这一作战计划,陈毅和粟裕之间发生了争论。

陈毅对毛泽东提出的南线出击作战计划是竭诚拥护,坚决执行的。而当粟裕接到毛泽东的电报时,正在苏中前线指挥作战。他认为华中野战军主力应留在苏中作战,不能立即西移淮南。27日,他便给中央军委和陈毅发了

电报表明了自己的意见:“华中主力转至淮南后,不仅粮食须由苏中供给,即民夫运输恐难支持,因淮南地广人稀,交通不便”。

然而,陈毅拒绝了粟裕的建议,30日他电告中共中央并复电华中分局:“我们认为7月间非打不可……”

7月4日,毛泽东在给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的一份电报中,提出了“我先在内线打几个胜仗再转至外线,在政治上更为有利”。按照毛泽东的这一指示,粟裕于7月13日发起了苏中七战七捷战役。

就在苏中七战七捷战役发起的这一天,毛泽东给陈毅等人发了一份电报,指出:“鲁南大军仍不宜此时南下,以免陷于被动地位”;“刘邓所部亦在现地整训待机,不要轻动”。可见,毛泽东基本上接受了粟裕的建议,推迟了南线外线作战计划的实施。

但是,这时的陈毅鉴于敌军即将大举进攻苏皖,还是坚持原定的南线出击作战计划。7月14日,他在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中主张,敌本月大举进攻苏皖时,我军应即按原定南进计划行动,并要求粟裕率主力立即西移淮南。粟裕不同意陈毅的这一复示,8月1日,他在一份电报中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

—个要“西移”,一个要“东调”,毛泽东的态度怎样呢?8月6日,毛泽东致电陈毅,提出:“似以同意粟裕意见在苏中再打一仗,然后主力西调为有利,因粟部西调过早,一则苏中人心不顺;二则敌军亦将早日西调,如西面仗打不好,怨言必多。故不如让粟部在苏中再打一仗(不论胜负),然后西调,各方则无话说。”

在这期间,粟裕率华中野战军主力在苏中连续打了几个胜仗,相反,陈毅在淮北作战则不断受挫,特别是进攻泗县城损失较大,事实终于说服了陈毅。8月13日,陈毅致电粟裕、谭震林:“宜就地开展局面,不必忙于西调,军委有此指示,望照办。”陈毅和粟裕之间的一场争论到此结束了。

 

林彪 罗荣桓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19/0911/67014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