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东铁脱轨甩三卡 不排除任何肇因

东铁脱轨甩三卡 不排除任何肇因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港铁东铁线列车昨日发生罕见的出轨脱卡严重事故,酿成8人受伤。一列12个车卡的东铁列车昨晨以30公里慢速驶近红磡站月台一个分叉位时,第四至第六卡车厢突然出轨,其中第四、第五卡车厢脱离,幸未有翻车。港铁在出事的路轨上发现3处裂痕,但未知与事故的因果关系,现循外来物、路轨缺损和行车不当三方向调查。就事件起因,机电署署长和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均不排除任何可能性。由于近期不时有黑衣暴徒向铁路路轨乱掷杂物,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已接手调查事故是否涉及人为破坏。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fb发文指,铁路安全属头等大事,她已责成相关部门及港铁公司全面调查事故,并对事故中受伤的市民表示慰问。

事发昨晨约8时半,一列12个车卡的东铁列车,由旺角东站驶入红磡站,车头进经红磡站一号月台的路轨转辙器后埋站,但第四、五、六卡车突然出轨,当中第四、第五卡车厢分离,呈V字型横亘在3条路轨上,第四卡车厢其中一对车门甩脱,而最后6卡车厢则停在原行路轨上。

出动百消防 8客受轻伤

消防处在早上8时33分收到报告,出动百名消防及救护员,包括坍塌搜救专队人员到场救援,其中约百名乘客能自行离开车厢到安全地方,消防则协助疏散其余400名乘客。事故中共有8名乘客受轻伤,当中有1男4女送院,其余1男2女拒绝送院,伤者分别颈、肩不适,以及手部擦损。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昨晨10时许视察现场后,形容今次事件是非常严重的铁路事故,政府非常重视,机电工程署和相关政府部门会全力、全速深入调查,找出真相。至于事故原因是否涉及路轨被破坏或有杂物干扰,陈帆称不排除任何可能性,但指现阶段不会评论任何揣测。

机电工程署署长薛永恒表示,不论是外物影响或信号系统故障,均是该署的调查方向。

他指出,铁路运作属精密组件,任何大小的外来物都可能造成影响,现时不会揣测事发时有没有外物干扰,他强调:“我哋唔会放弃求证,确认成因。”至于有指路轨有裂纹,他确认其中一条裂纹长约1毫米至2毫米,但裂纹是意外后造成,抑或是裂纹酿成意外,仍在调查中。他又补充,铁路系统昨日没有信号测试。

路轨3处裂损 调查因果

港铁车务总监刘天成形容事故严重、罕见。他又证实,前晚现场附近更换过一段8米长的钢轨,但与昨日肇事位置距离100米。另外,昨午人员搜证时发现路轨有3处损伤,会调查损伤是事故的因还是果。若果是因,以裂缝的大小确有可能,因为其中2条裂缝阔约30毫米,另一条裂缝几乎只有1毫米,3个损伤位置相差数十米。刘又指每晚收车后,都有工程人员目测路轨的情况。

刘天成指出,肇事列车已服役三四十年,有接受中期更新。东铁线列车属自动运作,埋站时车速会减慢,事发时时速为30多公里。港铁会检视所有可能的成因及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将成立调查委员会深入彻查,并会配合政府独立调查,希望于3个月至6个月内完成。

O记现场搜证 翻看天眼

另一方面,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俗称O记)高级警司李桂华,昨晨带领探员到现场搜证,在机电署和港铁工程人员陪同下,到场搜集第一手资料。据悉,由于目前香港处于骚乱的混乱时期,而港铁已成为暴力分子针对的目标,其大堂设备屡遭破坏,特别是路轨也数次被暴徒抛掷杂物,加上政府和港铁现时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包括人为破坏的可能性,故警方为审慎起见,由O记负责调查,并第一时间介入搜证,与机电署、港铁配合尽快掌握数据,探员昨日在列车吊走前后,均有在场搜证,同时会翻查现场一带的闭路电视,追查现场是否有异样。

工程师:路轨裂纹肇事可能性较低

东铁脱卡事故的成因仍在调查中。港铁指列车出轨一般有三大原因,包括有外物、路轨有缺损、零件故障或操作不当。对于此次事故,多名专家指,路轨裂纹引起事故的可能性较低,并相信裂纹是车卡出轨后造成。由于事发于道岔位置,也有专家相信列车出轨或与俗称“波口”的转接器故障有关,不幸中之大幸是列车当时正值转弯位,车速较慢,否则有可能翻车。

裂纹或列车出轨后拖烂

工程师学会前会长梁广灏在看过事故片段后,认为路轨裂纹与今次事故未必有直接关系,“如果系因为路轨裂了引致出轨的话,应该对头卡车厢的影响较大,但今次事故,头几卡车厢都驶过了,只系中间车卡出轨;另外裂纹引致的列车事故,(断裂的位置)应该会磨花了及破烂,但现在看不到有磨花及毁烂的痕迹。依现时情况看,可能是列车出轨后拖烂了路轨引致裂纹。”他认为,港铁应以机件故障及人手操作是否出问题的方向作调查。

车辘老损亦可导致脱轨

理工大学机械工程学系前工程师卢觉强则指,估计列车出轨有机会与列车车辘磨蚀有关,“第一卡没有事,第四卡开始出轨。相信系车辘磨蚀太多,不排除离心力强行推它(车卡)出去,迫它出轨。有车卡一出轨,接着就一连串地扯(其他车卡)出去,造成骨牌效应。”他指,正常列车速度为每小时60公里,根据现场相片估计事发时正值转弯位,车速应较慢,“好彩唔太快,如果正常行驶时出事,就有机会翻车。”他又指,裂纹不会导致出轨,除非两吋大隙缝位,车轮就有机会出轨。

转接器或锁不住“波口”

熟悉铁路信号的香港工程师学会理事张年生认为,出轨意外或与引导列车转向、俗称“波口”的转接器故障有关,“当转接器出现故障时,锁就不可以再锁住『波口』,『鸭脷』即尖轨就会弹离转向的方向,令到头3卡列车转向红磡1号月台方向,尾部的9卡列车就转向4号月台方向,导致出轨情况。”他估计,路轨断裂应是事故后导致,因涉事列车经已正常驶入道岔,相信列车车卡偏离后撞至路轨才引致裂纹。

列车出轨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路轨有外来物,但香港铁路工会联合会副主席谭建钊向前线员工了解过,事发的路轨范围无发现外来物件,“我所知道,出事范围没有什么可疑物件在附近,但如果真的有障碍物,确实会导致出轨的。”

他又指,初步了解,事发位置属道岔,即俗称“波口”位置,是路轨上的活动钢轨段,负责将一条路轨分岔成两条的位置,属电路控制路段,外人不得进入。

怪声巨响猛摇晃 500乘客争逃命

东铁列车出轨一刻,有乘客听见车卡间传出怪声,继而发出隆然巨响,车厢剧烈摇晃10多秒。由于事发前列车将埋站,不少乘客预早站起靠近车门等下车,当列车出轨后,有车门甩脱,部分乘客失去平衡如滚地葫芦撞致头血流。其中第四卡与第五卡车厢冒出浓烟,第五卡车厢内半百乘客吓到尖叫、大哭。整架车上500名乘客争相逃命,当中100人自行跳落路轨逃生,其余400人由消防员协助疏散。

车卡断裂处黑烟滚滚

在太和站上车的郭先生,事发时坐第五卡车厢。他形容进站前,车厢传出“打打打打”怪声,然后开始左摇右摆,车厢猛烈震荡,“因列车当时就快埋站,多名乘客已起身站在车门附近,脱卡一刻不少人失衡跌倒受伤。”摇摆十多秒后,第五卡与前卡断开,由断开的连接处冒出滚滚黑烟。坐在椅上的郭先生头部撞向扶手,手脚擦伤。当时有女乘客吓到大哭,他先协助其他女乘客及小朋友离开车厢。

第四卡车厢的乘客阿聪忆述,一声巨响后许多人跌倒,“大家都唔知什么事,大家都系行出车厢后才知咩事。”他逃出后,发现车厢撞至变形。第四卡车厢内不少人受伤,但乘客保持冷静,有人协助老弱妇孺离开。阿聪说:“一直冇职员协助,差唔多成五分钟都冇人协助,有乘客行到月台才有职员协助。”

多人弹落地女客大哭

需要使用枴杖的乘客朱女士忆述,当时她站在第六卡车厢,“前一卡的车厢震动得较平时强烈好多,而且发出噪音,突然车厢左摇右摆,连座位上的乘客都弹落地,我也失平衡跌倒,右手撞伤,全车的人大叫,我好惊,成身郁唔到。”其间她又听到有人大叫“出轨”,当时有女乘客大哭,车厢内情况混乱。其他乘客自行打开车门离开,并叮嘱她留在现场等待救护员。

其后,朱女士在其他乘客协助下逃生。她犹有余悸地说:“真系好惊,下次都唔敢搭。”她希望港铁进行详细检查,彻查事故原因并向社会公布。 

 

通宵抢修 有望今复通车

■港鐵工程人員昨晚深夜挑燈夜戰,吊起出軌車廂。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港铁工程人员昨晚深夜挑灯夜战,吊起出轨车厢。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每日为数以百万计香港市民提供服务的港铁,昨晨红磡站发生列车出轨脱卡严重意外,市民最关注的问题除了事故原因,还担心今日的列车服务能否回复正常。港铁车务总监刘天成昨在记者会上表示,现场因有三车卡脱轨、路轨又有裂痕,加上需要搜集证据、复修及安全检测等工序,相信需要一段时间始能善后,目前工程人员正全力“争分夺秒”抢修。惟截至昨深夜港铁收车前维修工程仍在进行中,今日早上繁忙时间或仍未能完成抢修,市民外出应预早作好安排。

刘天成指出,肇事列车的第四至第六卡车厢偏离路轨,同时第四及第五卡车厢亦分开,工程人员着手复修工程前需要先进行三项工作,包括:要将现场偏离路轨的车卡及路轨旁等设施,作全面检查及将有关资料记录;再安排大型吊重装置将肇事列车拖离现场;列车被拖离后还需将轨道上及轨道旁设施作一次全面调查及记录资料,包括钢轨断裂情况,而肇事列车被拖返车厂亦需作深入检查,因有关资料对将来调查工作非常重要。

数道程序始能投入服务

刘天成续说,当事故现场完成有关工序后,始能开始将所有损毁的物件进行复修,完全复修后还需进行检测确保有关路段轨道安全,才能重新投入服务;因工程比较复杂及有不明朗因素,现阶段仍未可以确定旺角东至红磡站服务何时恢复正常,“为了安全第一,我们会确认复修完成才恢复列车服务,未修理好前会在旺角东站做好人流控制,对乘客带来的不便,希望大家原谅。”

港铁车务工程总管李家润表示,抢修工程重中之重是要将出轨的三卡车厢,尽快一卡一卡移回路轨再运回车厂,当中要使用大型起重机械;工程人员需面对三大挑战,包括出轨车卡偏离位置与原来路轨有相当距离、现场架空高压电缆对吊重工作构成难度、工程期间必须确保人员安全;这些问题也会令复修工作所需时间较长。

两卡吊回路轨还有一卡

昨晚9时许,工程人员已成功将肇事列车尾六卡车厢拖离现场,出轨的第四及第五卡车厢在大型吊重机协助下已移回路轨,人员正尝试将第六卡车厢吊起移回路轨。但直至昨深夜港铁收车前,仍未能确定何时恢复正常的列车服务。

因港铁红磡站发生列车出轨脱卡事故,昨日东铁线、西铁线及直通车服务同受影响。城际客运直通车服务全日共有19班直通车取消。东铁线方面,红磡站至旺角东站服务暂停、旺角东站至罗湖维持6分钟一班车、旺角东站至落马洲站维持18分钟一班车。西铁线方面,红磡站来回屯门站每12分钟一班车、南昌来回屯门站每6分钟一班车。港铁同时安排一条由大围单向驶往钻石山的免费接驳巴士路线,以疏导由新界往九龙的乘客。

至于今早有关列车服务安排,则有待港铁进一步公布。

建制促详查交代肇因

■紅磡列車出軌,受傷乘客送院。

■红磡列车出轨,受伤乘客送院。

昨日东铁线红磡站发生罕有列车出轨事故,令社会各界大为震惊。建制派立法会议员昨日亦对港铁出轨感到担忧和震惊,促请港铁和政府相关部门展开详尽调查,向公众清楚交代事故成因,避免类似意外再次发生,同时检讨应对紧急事故的安排。

立法会交通事务委员会主席、民建联陈恒镔认为事故十分严重,中间车卡位置断开后,车身、车门毁烂,对乘客生命构成威胁,且出轨情况也十分特殊及罕见,促请特区政府务必深入调查肇事原因,并严肃跟进,注意及防备再有类似意外发生。对于有市民指事件发生后,港铁公司信息混乱,职员亦未及时协助疏散乘客,他促请港铁对紧急事故安排作出公布和检讨。

陈恒镔亦促请港铁尽快彻查事件,向公众作出交代,假如涉及机件、路轨等问题,港铁须按现行罚款机制向乘客作出赔偿。他表示,出轨修复需时较长,按目前罚款机制,令列车服务延误首4小时将罚款500万元,随后每小时再加定额罚款250万元,港铁此次有可能触及2,500万元的罚款上限。

工联会忧缺人手资源

立法会铁路事宜小组委员会副主席、工联会陆颂雄对港铁出轨感到非常震惊,担心铁路维修是否存在严重问题,要求港铁与运输及房屋局尽快彻查事故原因,交代事故原委,释除公众疑虑。他续说,铁路工会长期反映铁路维修人员人手严重不足、青黄不接、维修预算减少等问题,且近期许多港铁站遭暴徒破坏,港铁前线及维修人员承受巨大压力,港铁须解释这些问题,是否与事故有关。

经民联对事件深表震惊和强烈关切,直言这种事故足以致命,促请港铁公司及相关部门必须严肃正视今次大型公共交通设施的严重事故,尽快彻查事故原因,并加强危机意识,实时全面检查同类设施,以确保市民大众安全。

广州:往港旅客改乘高铁

港铁列车昨日早上发生出轨事故,广九直通车全部车次停运,部分旅客因此行程受阻,或在广州过夜,或改乘广深港高铁。较往日相比,广深港高铁旅客增加,车票相对紧张。而广深和谐号列车票源充足,亦有大量旅客改变行程安排,前往深圳后再返港。

昨日下午,香港文汇报记者在广州东站三楼粤港直通车进站通道看到,车站已贴出公告,告知包括Z817次在内发往香港的车次因故停运,持票旅客可前往退票或改签。在候车大堂,有两名工作人员在现场接受旅客查询。事实上,昨日所有往返穗港的广九车次均已停运,广州东站粤港直通车候车大堂已经封闭。

广州开出列车“打道回府”

工作人员透露,昨日早上由香港发往广州最早一班车次很快折返;广州发往香港的车次亦“打道回府”。

尽管贴出通告,但仍有不少携带大件小件行李的香港旅客前往候车大堂。旅客梁女士告诉记者,此前她已提前购买昨日下午返港的车票。“我以为只有三趟列车停运,没想到所有的车都停了。”梁女士表示有工作在身,必须返港处理公司事宜。最终她在同事的协助下,购买了一张广州南站的高铁票。

由于不少旅客改乘高铁,导致广州南站发往香港的车票相对紧张。昨日下午4点,广州始发的车票仅剩下部分票源。晚上7时,所有前往香港的车票已售罄。

洪先生的返港之行同样受阻。此次他携家人前往广州游玩,一行六人已经买好了车票,但到车站才发现无法上车。“我们年龄都比较大,不想改乘高铁,前往广州南站也奔波。”

最终,洪先生和家人决定在广州多住一晚,只是此行花费会超出预算。

 

密密砸毁港铁 迟早翻车夺命

■9月1日,暴民向車軌投擲雜物。

■9月1日,暴民向车轨投掷杂物。

随着港铁配合警方执法,暴徒因而将泄愤目标转移到每日有数以百万计乘客量的港铁身上,过去一段时间多个港铁站被暴徒大肆破坏,令站内设施遭受严重损毁,不但影响市民日常出行,暴徒还草菅人命,将杂物掷进路轨,随时导致更严重的列车事故。香港文汇报记者粗略计算,自8月中起,超过40多个港铁站曾受到暴徒不同程度的破坏,包括:破坏入闸机、闭路电视,甚至在出入口蓄意纵火,闯入路轨范围并放置杂物,把单车挂于电缆上。

8月31日可算是港铁遭受破坏范围最广泛的一日,同一天有多达32个港铁站被暴徒以“无差别”的方式破坏。翌日,暴徒无视法庭禁制令,声称要塞爆香港国际机场。暴徒在机场站内大肆破坏,不但破坏站内设施,又擅用灭火筒四处乱喷,暴徒更闯入路轨范围并放置杂物,并在外围抛入石头、铁支、喉管等杂物,企图阻塞机铁路轨,以影响机铁正常运作。

挑战禁令 蓄意毁物打职员

其后暴徒更“流窜”至东涌站和青衣站,随即撬毁入闸机,破坏售票机,到处喷上口号、标语,车站大堂时钟亦被油漆喷黑或打破。暴徒打碎东涌站控制室的玻璃窗,及后更闯入车站控制室范围大肆破坏,青衣站的车站控制室大门亦被破坏。暴徒其后游走多个港铁站肆意破坏,观塘站、钻石山站、乐富站、荃湾站、荔景站、沙田站、沙田围站、兆康站及天水围车站等均被暴徒恶意破坏,损毁闭路电视、售票机、增值机,并取走灭火筒、涂污车站等。

随后几天暴徒的暴力升级,于9月4日包围宝琳站,并袭击车站职员及暴力破坏铁路设施,包括出入闸机及售票机等。其间,一名男站长准备乘港铁下班时,被暴徒认出,从而将其包围,又阻碍列车开出,站长走到月台后,被暴徒一拳打中面部,更被暴徒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而在9月5日清晨五时许,港铁一辆工程车于东铁线进行例行维修后回厂期间,工程人员发现大学站与火炭站之间一段架空电缆上挂有一架单车,而附近路轨范围内亦有不少杂物,包括单车及围栏等。

车站当战场 燃烧弹袭警

9月8日暴徒杀红了眼,竟在中环站近历山大厦的出入口蓄意纵火,完全罔顾站内乘客的生死,泯灭人性。同日中环、金钟、湾仔及天后等车站的设施均受暴徒的肆意破坏,包括出入口和车站大堂设施、扶手电梯等。

而在9月15日,暴徒不但变本加厉,暴力程度更令人发指,先把金钟站近海富中心出入口的栏杆拆毁,继而在湾仔站两出口先后恶意纵火,暴徒更投掷燃烧弹进入湾仔站及铜锣湾站内。同时,天后站和金钟站亦受到严重损毁。

暴徒破坏港铁事件簿

8月22日

在葵芳站,暴徒包围及辱骂港铁职员,并涂污车站内外的墙身,及破坏入闸机等车站设施。

8月24日

观塘、牛头角、彩虹、深水埗、九龙湾及黄大仙6个港铁站,遭暴徒肆意破坏,各站的墙身、卷闸和闭路电视均被涂污,其中深水埗和黄大仙站的消防设备曾被启动。

8月25日

荃湾游行后,暴徒在15个港铁站进行破坏,各站合共47部闭路电视被胶纸封住、移位、涂污和毁坏,车站多处墙身、月台幕门、售票机及车费表被涂污。

8月31日

港铁惨遭破坏范围最广泛的一日,多达32个港铁站被暴徒以“无差别”的方式破坏,各站多处被涂污,过百部闭路电视被涂污或毁坏,多个消防装置被故意启用,多部入闸机亦遭到破坏。暴徒于湾仔站内损毁月台幕门玻璃,把铁栏、路标和雪糕筒抛入路轨范围,罔顾铁路及乘客安全。

9月1日

东涌、青衣、蓝田等12个车站被暴徒恶意破坏闭路电视、售票机、增值机,暴徒并取走灭火筒、涂污车站等,更闯入东涌站车站控制室范围大肆破坏,及破坏青衣站的车站控制室大门。而在机场快线近机场站的一段轨道上,暴徒闯入路轨范围并放置杂物,亦在外围抛入石头及铁支等杂物,试图阻碍港铁正常运作。

9月4日

暴徒在宝琳站袭击车站职员及暴力破坏铁路设施。翌日清晨,港铁一辆工程车于东铁线进行例行维修后回厂期间,发现大学站与火炭站之间一段架空电缆上挂有一架单车,而附近路轨范围内亦有不少杂物,包括单车及围栏。轻铁亦有大批售票机、八达通收费器、乘客信息显示屏及闭路电视遭暴徒恶意破坏。

9月7日

太子、旺角、沙田、大埔墟及将军澳站,遭到暴徒大肆破坏而被迫提早关闭。

9月8日

暴徒的暴力进一步升级,竟于中环站出入口蓄意纵火,中环、金钟、湾仔及天后等车站的设施,包括出入口和车站大堂设施、扶手电梯等,均受暴徒的肆意破坏。

9月15日

金钟站的栏杆被拆,湾仔站两出口遭恶意纵火,暴徒更投掷燃烧弹进入湾仔站及铜锣湾站内,天后站和金钟站亦受到严重破坏。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918/67229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