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星岛诗苑 没有烟花活过黎明

没有烟花活过黎明

没有烟花活过黎明


在一棵高大的蓝楹下

我们仰望闪光的蓝

此刻,谁的脸上没有大海

每一朵浪花都是生活的信

落款依旧是:

此致!敬礼!

 

那些迷途的羊

在长城长江之间

在黄山黄河之外

大雨落幽燕——依旧是蓝

回望南海,回望南山

依旧是蓝

 

十月的风,送来糖胶树迷人的味

白驹过隙,不过是孙子成了大爷

大爷成了先人……

在一棵高大的蓝楹下

月色皎皎

一个少年想起了东山的枣西山的梨

 

绚烂只在刹那

没有烟花活过黎明

二十四史像没完没了的肥皂剧

有篡改剧本的

有瞎跑龙套的

有插播广告的

 

(诗/吴再)

 

金农书法

QQ图片20191002114522

窈窕的风

火炬过客

我得承认,作为一个诗人,吴再一直想要一份刺目的爱,一个刺目的爱人,一个刺目的南方,当年,他越过琼州海峡来到广东,就是为寻找一份刺目的生活。结果,却是漫长的平淡主宰着生活。如果不是写作,我觉得吴再会成为一个丢失词语的人,成为一个无语者,成为一个郁闷的哑巴。

读吴再的诗,你会忘了他是一家跨国媒体的总裁兼总编辑,常常会以为在观摩一幅幅中国山水画,时而工笔精绘,时而写意飞翔。他以文字映射一个个画面,便有了意味,诗就成了“有意味的诗”。个性化的画面感,营建了个性化的情境,继而形成富有哲理的意境,诗意自然荡漾开来。

有一种好的诗人、优秀的诗人,常常艺术地掌控情绪,在寻常中隐伏深意。这样的诗人,需要我们去领悟;他们的诗作,需要我们身心的参与。换句话说,这样的诗人为我们提供了某种场景或情境,在向我们诉说,又在考验我们参与的真诚和阅读的感受力。窈窕淑女,都在吴再的诗里;君子好逑,也在吴再的诗里。

这样的诗人,真如一位参透人间的智者。坐在某个角落或如常人般走过我们身边,话并不多,也有牢骚,初听也无特别之深奥,只觉得隐隐有妙处。

我以为,吴再差不多就是这样的诗人。

QQ图片20191002114524

附注:在家里、在路上、在旅行中、在会议中、在访问途中,吴再随时随地都会记录他的灵感和思想闪光点作为写诗素材。时至今日,刚过半百的吴再已创作了几千首旧体诗词,几千首24行诗,几千首智慧诗,但在已出版的《送您一座诗歌岛》《智慧如诗》《脱掉时间的囚衣》《一个人的诗经》等4本诗集中,苛刻的他却只遴选出一部分放入其中。“对于读我诗歌买我诗集的读者,我很感恩。希望可以让他们读到最好的作品。”连著名诗人易行老先生都直呼吴再的诗“太震撼”。

文章来源:http://www.stnn.cc/culture/ys/2019/1002/67641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