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港媒:必须彻底粉碎“黑色革命”

港媒:必须彻底粉碎“黑色革命”

香港社会不少人抗拒《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若干资深的爱国爱港法律人士,即使口头承认有关条款是“一国两制”的有机部分,却竭力淡化“黑色革命”的性质,一再称暴徒损污国徽、焚烧国旗、冲击中央驻港机构大楼等行为是小事,尚没有危害国家主权和安全。

9月24日《大公报》评论版刊登署名“陈光南”的评论《“以拖待变”是与虎谋皮》,批评有些人以为“对话好过对抗”“很有信心实现大和解”,以至于教育局对于宣传仇恨警察言论的教师、国庆日拒绝举行升旗仪式的校长采取了纵容的态度,食环署可以不执行禁止标贴的法例,任由“连侬墙”张贴煽动暴乱的造反、“革命”的标语。

文章的观点我是同意的。需要进一步发问的,是为什么有些人面对“黑色革命”愈益嚣张的气焰竟然选择“对话”甚至公然反对“以暴易暴”?根子就在于他们也是只要“保留香港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不愿意香港真正回归祖国。

只要“保留香港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不愿意香港真正回归祖国,同公然鼓吹“港独”和公然主张推翻国家政治制度,二者固然有重要差异。但是,这样的差异,不是不可跨越的天堑。因为,这两种政治观点和态度,是以共同的意识形态亦即香港传统核心价值为基础。

于是,参与“黑色革命”暴乱行动的,虽然只有二三千名暴徒,但是,同情和支持“黑色革命”的香港居民,却多达数十万。于是,位高权重者,尽管口头和书面谴责暴力行动,却抗拒以“暴乱”或“暴动”来为一系列愈演愈烈的暴力行动定性。于是,香港警方面对暴徒使用致命武器攻击,也必须受制以“最低武力”还击的禁锢。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只要抗拒“一国”,就必定同情、姑息甚至隐晦地支持“港独”,就当前而言,亦即必定同情、姑息甚至隐晦地支持“黑色革命”。

陈光南在上述文章中称:“女娲补天”,以拖待变,成了特区处理动乱的总路线。其实,“以拖待变”是有些人早已用过的伎俩。君记否?2018年依法禁止主张“港独”的“香港民族党”运作,过程一波三折,就是因为有些人“以拖待变”。

有一种观点:国家致力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应该对香港相当一部分居民要求“真普选”采取包容的态度。直白地说,所谓“包容”就是“开绿灯”放行。有些人“以拖待变”,也是企望这样的结果。

首先,这种观点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曲解。“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以世界各国人民自主选择本国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为前提和基础的,所谓“真普选”,则是认为西方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具普世适用性,如果肯定后者,必定破坏前者。其次,这种观点是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宪制地位的歪曲。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政制发展即使实现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全部议员都由普选产生,也不能变成一个单独政治实体,更不能公然宣布“独立建国”;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即使实现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全部议员都由普选产生的政治体制,也必须是国家整个政治体制的其中一部分,必须同国家主体政治制度相协调。

“以拖待变”使香港特别行政区失去了依靠自身力量平定“黑色革命”的机会,也使相当一部分原本持观望态度的中间群众因为得不到强有力的政治指引而倒向“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眼下,无论特区政府的管治威信和意志、能力,还是香港社会分裂和对抗,都是特区成立以来空前恶劣。

香港政治局势需要也唯有中央行使宪制权责才能拨乱反正。在度过了70周年华诞之后,中央能够调动足够的资源领导和帮助香港“止暴制乱”。“黑色革命”被终结的日子就在眼前。绝不可低估“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及其外国主子的反抗和反扑。尤其,美国国会将审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对特区建制派不少人会产生不可低估的阻吓作用。美国官方将会对“止暴制乱”后的香港实施制裁,香港经济会受一定程度的冲击。但是,“黑色革命”危害中国核心利益,必须被粉碎。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1003/67661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