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禁蒙面法|纵暴议员阻《禁蒙面法》 奸计不得逞

禁蒙面法|纵暴议员阻《禁蒙面法》 奸计不得逞

图:蒙面人周街行肆虐施暴,本港法律界指出,《禁蒙面法》是协助警方严正执法及恢复社会秩序的合宪合法、有效及必须的法律举措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特区政府订立《禁蒙面法》以止暴制乱,反对派却逆民意而行,声称该法的制定绕过立法会,一再要求法院就《禁蒙面法》颁布临时禁制令,法院昨日再度拒绝有关申请。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昨在网志中表示,《禁蒙面法》会由立法会以“先订立后审议”的方式审议,不存在绕过立法会的说法。本港法律界亦指出,订立《禁蒙面法》是协助警方严正执法及恢复社会秩序的合宪合法、有效及必须的法律举措。

特区政府上周五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及社民连梁国雄当晚曾就此向法庭申请临时禁制令,但被法庭拒绝。翌日,反对派24名立法会议员再度申请临时禁制令及司法覆核许可,高等法院昨早开庭处理。

代表反对派议员的资深大律师李志喜在庭上称,行政长官紧急推行《禁蒙面法》,程序上无视议员的要求,故意避开立法会的干预,做法违宪。他认为,宪法规定特首只有提议草案的能力,现时则凌驾立法会权力。

蒙面后行为会异于平常

代表政府的资深大律师余若海陈词时指出,在李志喜的陈词中,完全没有提及香港现时暴动纵火及破坏的情况,政府需即时保护市民,而寄望立法会在一日内完成审议法例是不切实际,议员会提出各种质询及修订,甚至阻碍法例通过。余若海又表示,市民蒙面后无法被识别,会做出一些平常不敢做的事,例如向警员掷砖及杂物,部分人所戴的不是一般口罩,而是防毒面罩,即使警方施放催泪弹,亦难以控制暴动情形。

法官林云浩听完双方陈词后拒绝批出临时禁制令,书面判词将于本周二颁下。至于有关司法覆核许可申请,则押后至本月下旬处理。

张建宗:绝无绕过立法会

张建宗在网志中指出,《禁蒙面法》旨在针对进行暴力破坏的示威者,阻吓和减少蒙面下的暴力和不负责任的行为,协助警方的刑事调查及搜证,以及阻止暴力和违法行为;同时防止犯罪人逃避法律制裁及减低隐藏身份的人作犯罪行为的机会。该法例是一项附属法例,会由立法会以“先订立后审议”的方式审议。政府已按立法会程序向立法会就该法例提供文件,待立法会在10月16日复会进行审议,绝不存在政府绕过立法会立法的说法。

香港中律协表示,根据《紧急法》,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订立《禁蒙面法》,是目前属危害公安的情况下,符合公众利益,有效阻止暴力违法者蒙面隐藏身份以逃避法律责任,协助警方严正执法及恢复社会秩序及安宁的合宪合法、有效及必须的法律举措。香港《禁蒙面法》既有其他国家及地区的反蒙面法先例可循,亦已就个人权利自由及公共秩序、安全作了适当的平衡,是一套有效及有针对性的止暴制乱规例。

郭荣铿自打嘴巴 曾支持引用《紧急法》

对于特区政府引用《紧急法》止暴制乱,身为法律界议员的公民党郭荣铿等一众反对派议员高调反对,并将政府此举抹黑为箝制港人自由、破坏香港法治。然而,据资料显示,郭荣铿曾在去年台风“山竹”袭港后,建议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动用《紧急法》,公民党杨岳桥、人民力量陈志全等当时亦不断附和。市民批评反对派持双重标准,为一己私利,不惜“打倒昨日的我”。

去年九月,台风“山竹”袭港后,因为塌树满城,道路受阻,郭荣铿曾要求特首出动紧急法例,颁下行政命令,把台风翌日订为公众假期。他引述香港法例第241章《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强调特首可以就“紧急情况”订立规例。

“山竹”袭港 要求宣布停工

当时一众反对派议员亦随声附和,杨岳桥在社交网站撰文称,“以法论法,特首其实是可以动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的”。陈志全亦称,政府可运用该条例宣布停工,条例并无为“紧急”作出定义,赋予特首会同行政会议很大的操作空间。

然而,只隔一年,一众反对派议员却千方百计地想阻止政府引用《紧急法》。网民狠批反对派为获取激进分子的选票,不惜“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网友“Arthur Daisy Ng”更怒斥说:“香港有今日,多得政棍包庇暴徒疯狂纵火破坏……再这么下去分分钟毁埋年轻人前途。”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1007/67724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