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中评专访:骆伟建谈澳门回归20年

中评专访:骆伟建谈澳门回归20年

105588673

澳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骆伟建(中评社 张心怡摄)

中评社香港11月4日电(记者 张心怡)今年是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20年来,澳门的经济和社会面貌焕发出勃勃生机,成果丰硕。澳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骆伟建日前接受中评社专访时指出,澳门“一国两制”实践20年的基本成功是有事实依据的,不是“口惠实不惠”。 

骆伟建认为,澳门社会繁荣稳定与绝大多数居民具有爱国爱澳精神有很大关系。在涉及国家根本利益、澳门根本利益的问题上,广大的澳门居民通常都能支持中央政府的决策,支持特区政府的施政。澳门未来实行“一国两制”要继续巩固爱国爱澳的社会基础,把爱国爱澳的精神薪火相传。 

骆伟建还强调,未来澳门要与中央政府之间建立一个更为互信、互相支持的关系,澳门居民要让国家放心,国家也要让澳门居民满意。未来,澳门要从发挥原有制度优势,转变到融入国家发展之中,与国家结成命运共同体,借助国家的优势来更好地发展自身。同时,澳门也要发挥出自己的特长、优势来支持国家的发展。 

骆伟建,1987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律系宪法专业,获法学博士学位。1998年至2000年在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工作,曾参与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秘书处工作,出任中葡联合联络小组中方代表,澳门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委员。2001年受聘澳门大学法学院至今,现任职教授,教授宪法和《基本法》,指导博士研究生和硕士研究生。 

  专访全文如下: 

中评社:今年是澳门回归20年,您对20年来“一国两制”在澳门的实践如何评价? 

骆伟建:20年来,澳门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根据这些成就,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澳门实践“一国两制”基本成功。怎么去评价成功不成功?一方面,是看“一国两制”所提出的根本目标和任务完成的怎么样。具体来看,澳门作出了不少的努力,也取得了一定成果。另一方面,是看澳门自身是否保持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从这个角度来讲,回归之后,澳门经济取得了飞跃式发展,也正是因为经济发展,澳门民生也得到了很大改善,形成了社会比较稳定的局面。我们的邻近地区近四个月来出现了社会乱象,这样的情况在澳门很难出现。因为广大澳门居民深深地感受到,如果出现社会动乱,安居乐业日子就没有了,所以大家都很自觉的抵制。所以,从这两方面来讲,澳门“一国两制”实践基本成功是有事实依据的,不是“口惠实不惠”。 

中评社:您怎么看 “一国两制”未来在澳门的实践和发展? 

骆伟建:我们已经具备的条件和优势因素能不能持续?这是我们需要关心的。如果能持续,澳门肯定会继续向前发展;如果这些因素不能持续,就会出现另外一个结果。所以从这样一个逻辑来看,澳门未来“一国两制”的实施要从几方面继续加强:其一,澳门特区政府要加强对维护国家安全法律的执行。不仅要有法律,还要去落实,对中央的管治权不仅要尊重,还要服从。澳门有今天离不开国家的支持,未来国家还要继续支持澳门。例如,最近中央批准澳门特区政府在2049年前租用珠海横琴口岸土地,就是一个具体支持的体现,将来澳门跟横琴的合作更需要配合国家政策的支持。 

其二,澳门经济要在适度多元上下功夫。澳门经济波动比较大,单一产业有风险,如果依照现有模式,可能会产生一定危机,需要关注未来如何实现经济的持续发展。 

其三,澳门民生改善还有空间。虽然在回归后,澳门居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包括享受15年免费教育、公用医疗、双层社会保障等,但依然存在改善空间。比如现在澳门年轻人比较关心的住房问题;再比如还有很多人住在老旧城区,生活环境不是很好,老旧城区亟待改造;交通问题也是澳门居民比较集中批评的方面,未来融入大湾区交通网络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 

除经济、民生等方面之外,我认为,未来澳门特区政府要继续依法施政,给澳门居民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澳门居民自身也要爱国爱澳,积极维护社会稳定,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此外,澳门要与中央政府之间建立一个更加互信、互相支持的关系,澳门居民要让国家放心,国家也要让澳门居民满意。 

澳门特区政府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与其依法施政、有所作为关系密切,行政主导得到立法会的配合也是重要原因之一。特区政府如何能够更加自觉地与立法会沟通,接受立法会监督,尽量避免、减少因为缺乏沟通而造成的对立,未来要更进一步处理好这样一种既监督又配合的关系。虽然澳门特区政府有所作为,但在行政效率上,还处于一个不够完善的状态,办事效率相对比较低。所以,特区政府未来需要进一步提高公共行政效率,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 

中评社:在您看来,导致特区政府行政效率偏低的原因有哪些? 

骆伟建:我认为这其中有多元因素,新一届政府应该要做一个深入的调查研究。第一,可能因为现有制度和法律本身不合理。如果说是法律中设定的程序过于复杂,将来就可以精简一点,要修改法律;也有可能是政府部门设置的不合理,本来一个部门就可以管理,但是被分成三个部门,协调不好效率就会下降,这就需要调整行政机构。 

第二,可能是公务员在理解法律的时候,观念上出了问题。为了“明哲保身”,宁愿把法律“从严理解”,因此影响了行政效率。所以,需要对公务员进行培训,让他们能够更加准确地了解制度和规则,而不是去随意解释。 

中评社:可否谈一谈澳门社会繁荣稳定与爱国爱澳精神培养之间的关系? 

骆伟建:澳门社会为什么稳定?与澳门绝大多数居民具有爱国爱澳的家国情怀有很大关系。在涉及国家根本利益、澳门根本利益的问题上,广大的澳门居民通常都能支持中央政府的决策,支持特区政府的施政,所以产生了比较好的效果。这也是20多年来被实践所证明的。澳门未来实行“一国两制”要继续巩固爱国爱澳的社会基础,把爱国爱澳的精神薪火相传。 

薪火向谁传?当然要向年轻人传,所以未来必须要做好年轻人的工作。现在的年轻人有他们自己所关心的问题,也有他们自己喜闻乐见的表达形式。今后无论是特区政府,还是传统社团,在与年轻人交流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不仅仅是要传递价值,更重要的是用他们能够接受的形式去传递。当然,这对政府和社团都将是一种挑战。 

中评社:您认为澳门回归以来,对年轻人爱国爱澳精神的培养和教育工作做得怎么样? 

骆伟建:我个人觉得经过20年努力,澳门青年对国情教育、“一国两制”的认识有了相当程度的提高。这与特区政府设立的一些制度有一定关联。比如澳门特区政府制定了一个关于中小学教育的课程大纲,其中将爱国爱澳教育设为目标之一,并将其法律化。当然只有法律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些配套。澳门特区政府教育青年局编写了一套从初中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教科书,每一本里分述不同的内容,包括 “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公民权利和义务等,其中就有涉及国情教育。这一套教科书已经成为了基本教材,老师在授课时也是有所依据的。此外,特区政府对教授这门课的中小学老师进行了相应培训,让他们了解并掌握这门课程的基本要求。所以从立法、教材到教师培训,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从大学来看,去年澳门的高等教育局专门成立了一个关于宪法和《基本法》的协调小组,通过协调小组在澳门的各高等院校开展宪法和《基本法》的专业课程,这样就把中小学阶段的国情教育延伸到大学了,对年轻人形成国家观念,了解宪法和《基本法》,都有很大推动作用。像我们澳门大学经过多次的民意调查,发现相关课程得到了绝大多数学生的支持,说明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当然这只是起步,下一步就要考虑怎么能够让老师能够更准确、全面地讲解中国国情、国家制度等。不能说有了教材就万事大吉,关键是要老师去讲。所以老师怎么能讲得好,这是未来要高度关注的一个环节。 

中评社:作为法学教授,您如何看待澳门司法建设对保持社会繁荣稳定的作用?有哪些值得借鉴的经验? 

骆伟建:我觉得司法最重要的就是依法审判。我们讲司法独立,独立不是抽象的,也不是没有条件的。像《基本法》规定的很清楚,要求法官一定要独立进行审判,但“独立”之前已经有“依法”二字,所以依法很重要,不能脱离法律讲独立。从澳门的实际做法来讲,所依的法律就是《基本法》。每个法官在依法的时候,首先遇到问题就是怎么去理解《基本法》。如果把《基本法》的意思理解错了,依法肯定就出问题了;如果能够准确地理解《基本法》,当然他就会做出正确判断了。所以,司法独立的条件就是要准确理解掌握法律,这是基本前提。 

澳门司法机关在这个问题上实际上做了一些尝试。第一,澳门的司法官首先要求他要在澳门本地的大学要学习法律。据我所知,澳门本地大学的法学院都有一门关于宪法和《基本法》的必修课,所以他在学生期间对中国宪法,对《基本法》就有一些必要的了解和掌握。 

第二,法学教育针对普遍的法学院学生,对于愿意在从事法官、检察官职业的人士,必须要经过一个培训课程,由澳门的法律和司法培训中心来承担。这个课程有一年的理论学习,一年的法院、检察院实习,在理论学习阶段也包括宪法和《基本法》的内容。 

据统计,澳门的法官在澳门回归20年的过程中,法院在审理中涉及到《基本法》的条文大概有60多个,所以,当法官做完判决解释后,都能够维护《基本法》的权威。比如早在2005年,关于行政长官可不可以制定行政法规的争议。有人说不能,认为一定要有立法会的法律为依据,但作为一个行政主导体制来讲,应该是政府只要依据《基本法》是可以制定的。最后终审法院做了判决,一锤定音,认为从《基本法》的角度来讲,从中国宪法的角度来讲,行政长官应该可以制定行政法规。 

所以,为什么20年以来澳门司法始终能够维护澳门的社会秩序,推动《基本法》的落实?原因有三点:首先,法官、司法官尊重《基本法》,《基本法》是一个宪制性法律,不能去挑战它;第二,能够做到对《基本法》的准确理解;第三,法院能够维护《基本法》的正确实施。 

中评社:澳门在大湾区中获得了“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全新定位,您认为为澳门未来应该怎样积极地投入大湾区发展建设中? 

骆伟建:我觉得澳门必须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澳门回归已经20年了,这20年来,更多的是体现在澳门如何发挥原有制度的优势,包括博彩业都是“一国两制”框架下所允许的,没有这个政策就没办法发展,这方面要继续坚持。 

现在澳门到了“一国两制”实践的中期,再往前走,与过去相比应该要有所进展,不能还停留在过去水平,否则就是“一国两制”的生命力不够了,澳门的可持续发展也未必能够保持住。所以,我们必须在原有的基础上向前发展。如何向前发展?就是要从发挥原有制度优势,转变到融入国家发展之中,与国家结成命运共同体,借助国家的优势来更好地发展澳门。同时,澳门在融入国家发展的过程中,也要发挥自己的特长、优势来支持国家的发展。坚持互相合作、互相支持、共同发展,应该成为基本要求。 

国家提出建设粤港澳大湾区,让大家能够在一个融合的平台上发挥各自优势,这是未来澳门要继续发展的必须要走的一步。确定坚持这样一个方向之后,澳门就要与邻近地区实实在在地展开合作,比如横琴。横琴与澳门一水之隔,横琴是自贸区之一,澳门是自由港,自贸区与自由港的有机结合,未来一定会产生出一些创新的政策和管理办法。例如如何在自贸区里利用澳门的自由港政策,假如利用好了,澳门就会更开放,更有机会。我们与横琴展开良好的合作,就等于为自己拓展了空间,搭建了舞台。所以,未来应该在这方面进行探索,无论是企业、商业投资,还是青年人创业就业、养老等,都可以进行合作,充分发挥双方优势。所以,对于融入大湾区发展,澳门首先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然后改变观念,再去创新。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aomen/2019/1104/68561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