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港媒:准确判断美国对港策略

港媒:准确判断美国对港策略

美国对“黑色革命”的影响力是公认的,但是,在香港,对于美国通过“黑色革命”将达到什么目的,却存在着判断上的分歧。

2019年10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称,香港的示威活动正在减少,问题会自行解决。媒体披露这一信息后,香港持绥靖主义立场者,立即喜形于色,称“黑色革命”暴乱即将结束,理由是,其最大的后台老板明确表态了。

然而,10月15日美国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香港的绥靖主义者出来解释,即使美国参议院也通过,特朗普未必签字批准。

美国对香港的方针究竟是如何制定的?美国总统固然握有决定权,但是,美国政府相关部门和国会分别有重要影响力。如果参众两院的立场一致,尤其,如果共和民主两党观点相同或相近,那么,总统是不可能不采纳的。何况,特朗普是一个说话易变的总统,近几个月他关于香港问题的言论,就曾反覆。例如,8月1日他公开表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自己会处理,不需要别人建议。但是,8月18日,他却公开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以武力处理香港问题,则中美难以达成贸易协议。

就在特朗普称香港问题会自行解决后11天,10月22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推特上发布她和黎智英、李柱铭等在美国会面的合影,并表示“完全支持且敬佩那些每周走上街头,为香港民主与法治进行非暴力抗争的人”。10月2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威尔逊中心发表讲话,指责中国政府削弱国际协议赋予香港的权利和自由;承诺美国与香港示威者同行。

耐人寻味的是,佩洛西无视遍及香港的暴乱,而彭斯促请香港人和平示威。前者的含意是,美国不会因为“黑色革命”采取暴乱而放弃对它的支持;后者则是配合特朗普的“香港问题会自行解决”说,从政治策略上敦促“黑色革命”收敛暴乱,以争取收割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区议会选举胜利。

彭斯在演讲中说:“美国不会再期望单凭经济来往就能够将共产中国的独裁国家,转变为尊重私人财产、法治和国际商务规则的自由开放社会。”这是点破了美国调整其对香港方针,策动“黑色革命”的基本考虑。

之前,美国的确期望经香港加强与中国经贸联系并在香港移植西方政治模式,来和平演变中国。在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取得共识即中国不可能被和平演变后,美国便改为先谋求与北京共治香港,再改变香港政治体制以谋求香港成为独立政治实体。

于是,即将进行的香港第六届区议会选举就成了“黑色革命”欲取的首个阶段性目标。一旦“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取得了香港18个区议会的多数席位,那么,他们不仅有了直接来自香港纳税人的金钱资助,而且,取得了堂而皇之渗入社区的通道,能为夺取明年第七届立法会选举胜利奠定基础。一旦“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控制了区议会和立法会,那么,他们就有机会在第六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中,拥有足以推举其代表参选并当选的票数。一旦这一系列阶段性目标一一实现,那么,美国就能拥有与北京共治香港的实力,甚至,拥有变香港为独立政治实体的实力。

美资和英资在香港的实力明显大于中资。“黑色革命”暴露,其他西方国家资本乃至本地相当一部分华资,在政治上或者站在美英资一起,或者靠近美英资。如果香港的区议会、立法会和行政长官选委会落入美英政治代理人之手,那么,华盛顿和伦敦联手,就有足够力量与北京较量。即使无法迅速把西方政治模式引入香港,也有可能迫使北京接受共治现实。

洞悉了美国对香港方针的调整,就会明白,香港提倡绥靖主义的人在扮演何等可恶的角色!他们只盼望暴乱尽快结束,不关心区选结果;他们盼望暴乱尽快结束,是担心暴乱继续可能迫使中央介入,而影响他们所留恋的“五十年不变”。他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他们的既得利益。

作者:杨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1104/68572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