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港媒:“刺何案”尽显陈淑庄的伪善与朱凯廸的狡辩

港媒:“刺何案”尽显陈淑庄的伪善与朱凯廸的狡辩

区议会选举屯门乐翠区候选人何君尧6日在摆街站时遇袭。从疑凶的行动以及凶器和落手位置,事件显然是一宗有组织、有计划的谋杀,事后疑犯随即被揭发是极端讨论区“连登”的资深网民,思想偏激,对建制派恨之入骨,说明这宗“刺何案”是冲着政治而来,也是当前“黑色恐怖”笼罩香港以及区议会选举的一个反映。

“刺何案”再次表明,在当前的暴力阴影下,参选人连生命安全已不能受到保障,在街上被袭击被骚扰已成常事,参选人及市民已经没有免于恐惧的选举自由,这是香港民主的悲哀,而始作俑者还以争取民主自居,更是无耻之极。

“刺何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原因是这次疑犯犹如要置对方于死地,这不是“教训”、“恐吓”,而是赤裸裸的谋杀,反映香港的暴力已有失控之势。然而,反对派政客至今不但仍然拒绝与暴力切割,坚拒向暴力说不,反而继续包庇暴力,拥抱暴力,美化暴徒,毛孟静甚至公然与一众暴徒合照宣传,撑暴之意已是跃然纸上。反对派的纵暴煽暴,正正是当前暴力失控的罪魁祸首。

在何君尧被刺后,陈淑庄代表反对派慰问何君尧,还要求警方一视同仁地调查反对派议员受伤事件。陈淑庄的慰问只是一场骚,她所谓一视同仁地调查反对派议员受伤事件,言下之意,是反对派也遭受暴力袭击,不是只有何君尧一个人受袭,企图借此减轻压力。事实上,陈淑庄的所谓慰问完全是虚伪、双重标准。反对派在这场风波中一直无所不用其极的煽动暴力,她的党魁梁家杰曾说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反对派政客也多次表明不与暴徒割蓆,不会谴责暴力。

但现在区选近了,社会反暴民意不断升温,陈淑庄又出来说谴责刺杀事件,为什么5个月来暴徒的疯狂破坏、到处围殴“私了”,他们没有批评过半句,现在却又慰问又谴责?说穿了,不过是为了选票,怕因为反对派煽暴纵暴引发民意反弹,拖累选情,所以由她出来做代表,装模作样的对暴力谴责一番,但这样的表态能令人信服吗?反对派5个月来的一言一行,都说明反对派是如何拥抱暴力,陈淑庄以为一场慰问骚可以欺骗市民只是一厢情愿。

无疑,在当前的环境之下,在参选人在街上可能随时遇袭,随时有性命之虞;在“黑色恐怖”不断损害区选公平公正之下,这场选举已经不可能在公平、安全下进行,推迟及取消选举是一个合理的做法。但反对派却不希望区选延迟,朱凯廸更举出阿富汗、日本、美国等地的袭击事件,指这些袭击事件都没有令选举延后。例如阿富汗今年的总统选举,虽然当地袭击事件导致85人死亡,373人受伤,在塔利班公然恐吓之下仍有200万人投票。朱凯廸问:“如果阿富汗政府取消选举,人民不能投票,难道社会就风平浪静了吗?答案很明显。”朱凯廸的说法完全是偷换概念、误导市民,阿富汗与香港的情况根本完全不同。阿富汗的总统选举受到暴力事件威胁,主要原因是塔利班要求民众抵制总统选举,并以发动袭击作要挟,出发点是要破坏选举,并非是要协助及打击某一个派别的选情。

但香港的情况,却是一些暴徒利用暴力公然打击建制派选情,包括破坏建制派办事处、袭击建制派义工、利用各区非法“连侬墙”抹黑建制派、毁坏建制派宣传品,但相反,反对派的办事处却是秋毫无犯,这说明暴徒的目的是利用暴力干预选举,打击建制派选情,不但威胁选举安全,更带来严重不公正,与阿富汗的情况完全不同。

至于朱凯廸又举出日本、美国等地的袭击事件,这些事件要么是针对政府、针对社会的恐怖袭击报复,要么是针对单一候选人的暴力袭击,而非香港般针对建制派参选人进行有组织的破坏、捣乱、骚扰以至谋杀,当中完全没有可比性,全世界面对如此大规模的选举不公,理当所当要立即停止选举,不可能任由选举不公有恃无恐的持续下去。

朱凯廸的狡辩不但说明其不学无术,更说明反对派的矛盾心理,一方面乐于见于这些对自己有利的选举暴力持续,所以一直对暴力不切割;另一方面又怕暴力不断升温,令选举取消他们将一无所获。所以,才有了陈淑庄对暴力假惺惺的谴责,又有朱凯廸对延迟区选的狡辩,其实核心都是一个:就是选举利益,只要议席到手,哪怕香港洪水滔天。

文/方靖之

来源:文汇网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1107/68694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