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香港 港媒:何以警方要到中大清场?先看看二号桥位置

港媒:何以警方要到中大清场?先看看二号桥位置

原标题:讲真|何以警方要到中大清场? 先看看二号桥位置

暴徒发动的全港“三罢”,一如所料演变成全港大骚乱,其中,中文大学更成为其中一个主战场。暴徒与警方在二号桥上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暴徒千方百计要霸占二号桥,而警方则要进行清场,暴徒为了阻碍警方清场,大量投掷汽油弹、燃烧弹,并且向警方发射利箭,纵火烧警车,而警员也向暴徒发射大量催泪弹。这一场二号桥的激战引发社会广泛议论,有反对派人士指责警方不能进入校园执法,有人更指警方是要“攻打”大学,有人更上纲上线指警方要进入中大是要控制全港的网络云云。各种荒谬的理由层出不穷,但却没有人能指出重点:为什么警方一定要针对二号桥进行清场?为什么暴徒又要寸步不让,二号桥究竟重要性何在?

其实,只要看看地图就知道二号桥的重要性。这条桥连接中大校园与吐露港公园,并横跨吐露港公路,这条桥只有靠近中大校园的一段属于中大,其他属于公共地方。这条桥的重要性在于在桥上,就可以对下面的吐露港公路以至铁路造成极大破坏,随时可能造成严重的人命伤亡。吐露港公路是高速公路,车辆都是以高速行驶,如果在桥上投掷杂物,不但会击中车辆,更会引发连环撞车,出现严重的交通意外。至于向铁路投掷杂物,更随时令到列车出轨。因此,二号桥在平时只是一条普通的桥,但在暴乱时却是一个极危险的攻击平台,随时可以造成严重灾难。

中大暴徒也看到二号桥的“杀伤力”,在“三罢”当天就在二号桥上以大量杂物设置路障,又在路面泼淋食油和投掷大量砖块,又有部分学生推出龙门架阻塞大桥。暴徒在占据二号桥之后,更利用桥上之利不断向下面的吐露港公路以及铁路投掷杂物,杂物击中多部行驶中的车辆,导致现场交通极度危险,而暴徒更肆意向铁路投掷杂物,令列车行驶险象环生。当时的形势已经十万火急,如果不立即清场,随时会造成严重意外以及巨大伤亡。因此,警方才要对二号桥进行清场。

然而,清场行动却遭到暴徒的激烈抵抗,他们为了阻止警察前进,作出种种无底线的攻击和破坏,在桥上不断纵火,甚至不断升级武力,将数以百计的汽油弹投向警员、抢走校园体育部的弓箭并射向警员,更焚烧警车,甚至发射信号弹,这些已经属于致命武力,意欲置警员于死地。但警方由始至终都只是使用催泪弹及橡胶子弹等基本武器驱散,根本是极为克制,这也是暴徒与警员一直相持不下的原因。如果说警察在清场时用了过度武力,这样中大暴徒采用的就是致命武力,最应该谴责正是这些丧心病狂的暴徒。

对于中大骚乱的事实有几点必须明确:一是警方的任务是恢复二号桥的畅通,保障吐露港公路和铁路的安全,而不是什么进攻中大。在骚乱中,防暴警在驱散中只曾一度成功推进至校园内,随即后退重新设立防线,所谓攻打中大根本是一派胡言。二是警方绝对有必要到中大清场,原因是暴徒的所为严重威胁市民安全,造成极大的混乱和危险,警方必须作出干预,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三是警方完全没有使用过度武力,相反却极为克制,真正使用大杀力武器的是一班暴徒。四是造成中大校园破坏的黑手是暴徒,他们在校园内到处纵火、破坏,令校园变成战场,他们才是罪魁祸首。

事实上,警方不但有必要,更是有权到大学执法。正如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回应时指出:“香港任何地方都受香港法律的规管,没有一处地方吗,包括大学,是法外之地,所以如果任何人在香港地方犯法,警方是有法定责任,一定要采取行动。”大学校园并非法外之地,也不是暴徒的“独立王国”。然而,近几个月的骚乱,却在在表明校园正是暴徒一个重要基地,连日来中大校园投掷的汽油弹数以百计,大量具杀伤力武器源源不绝的供应暴徒,这些武器明显来自中大。暴徒来自中大,武器藏于中大,如果校园不能让警方进入及执法,岂不等于说校园是暴徒的“独立王国”,让暴徒可以为所欲为?

全香港都没有法外之地,哪里有暴徒,哪里有警察。警方针对中大二号桥的清场行动,合法合理,完全没有可质疑之处,一些人故意上纲上线攻击警队,不但罔顾事实,更是别有用心,企图将大学变成暴乱的最后根据地,用来大打持久战。

大学暴徒已经走火入魔,视人命如草芥,警方执法更应果断坚决,不用自设禁区,既然暴徒在大学,到大学执法有何问题?难道坐视暴徒残害市民,瘫痪公路,破坏铁路,警队都要自绑手脚吗?中文大学不属于“段爸”,也不属于暴徒学生,而是属于全香港市民,一小撮暴徒没有资格代表中大,更没有资格毁掉中大。只要他们继续破坏,警察也会继续执法。这五个月来,彷彿只有警队真正紧张香港的法治,坚守香港的法治,不无条件支持警队,难道支持暴徒?

文/方靖之

来源:香港文汇网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1113/68876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