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大陆 CGTN记者新疆探访:揭秘西方“恐怖”偏见

CGTN记者新疆探访:揭秘西方“恐怖”偏见

原标题:CGTN记者王冠新疆探访:揭秘西方“恐怖”偏见

新疆教育培训中心内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尚且无法给出所有的答案,但我希望找到真相。于是我们走访新疆,对参与过教培项目的人员进行跟踪访问。

我们走访了33岁的艺术家阿布力之卡里·奥布利,他在教培中心提升了绘画技能,如今在一家画廊工作。

我们遇到了在酒店行业工作的30岁的玉热古丽·尤莎。

我们见到了26岁的茹克耶·亚库甫,她在教培中心提升了中文水平,如今从事房地产销售工作。

我们还见到了成为饭店出纳的23岁的哈丽努尔。

新疆一位高级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所有学员均已离开教培中心。

现在回想起来,一些人或许觉得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曾反对中国在新疆开设教培项目,对吗?错!

此前22个西方国家外加日本曾共同署名,向联合国致信,批评中国在新疆设立“教培中心”。但是54个国家(多数是穆斯林国家)共同发表声明,积极评价中国在新疆的反恐和去极端化工作,赞赏中国的新疆发展政策以及为关怀穆斯林群众所做的努力。

也许这些国家的看法的确有道理。

中国已经修建了35000多座清真寺,超过法国的2300座,美国的2106座和英国的1600座。即使按人均计算,中国穆斯林群众可使用的清真寺数量也是西方国家的三倍。即便如此,外界仍然对涉疆事务存在关切。

很多报道称,新疆的清真寺被大规模拆除。但是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伊玛目麦麦提·居马告诉我的确有些清真寺被拆除,但那是因为它们年久失修且有倒塌的危险。不过在拆除后又新建了一批清真寺。所以无论在哪个村庄,人们都可以随时去清真寺礼拜。

横看成岭侧成峰。很多人依然认为,中国是在以反恐的名义来解决自身的恐伊斯兰情绪。

我太了解这种观点了。

我曾在美国做过八年记者,领教过西方话语体系的威力。这套体系突出中国的“民族压迫”,但对中国的恐怖主义形势却轻描淡写。问题来了,这完全就是双重标准。

例如,每次我在质问美国官员有关中国国内的恐怖袭击事件时,他们大多数时间就是不将其称为恐怖主义。直到2014年昆明火车站“3·1”暴恐案发生后,我一再追问,他们才承认。

2014年3月,云南昆明火车站发生了严重暴力恐怖案件,超过百人伤亡。2014年11月,我在专访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时,问她美国如何定性这次袭击案件,赖斯称美国明确谴责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并表示“对于这些袭击行为我们也表示谴责”。我追问赖斯这是否算作恐怖袭击,她说:“我们称这种行为为恐怖袭击”。美国国家安全高层官员公开将极端分子在中国发动的袭击定性为“恐怖袭击”,这是极其罕见的。

但是,西方媒体并没有随之承认昆明事件为暴恐案。对比发现,关于2015年法国《查理周刊》总部枪击案的30篇阅读量最大的报道中,有25篇使用“恐怖袭击”一词。而西方媒体在昆明暴恐案的报道中只有两篇使用了“恐怖袭击”一词。哪怕是在极少数使用“恐怖袭击”一词的情况下,还都打着引号。

但是中国不是唯一领教过外媒双标的国家。

哈佛大学学者肖恩·达林·哈蒙德的研究显示:2015年11月,三起袭击事件大约同一时间分别发生在巴黎、贝鲁特和巴格达。仅有392篇西方媒体文章报道巴格达袭击事件,1292篇文章报道贝鲁特袭击事件,然而却有21000篇文章报道巴黎袭击事件。

2015年在全球范围内,因恐怖主义丧生的每一个西方人有665篇西方媒体报道,而对于每个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非西方人只有60篇西方媒体报道。

所以,下次倘若有人告诉你,中国没有恐怖主义问题而只有恐伊斯兰情绪,你最好问问支持他观点的数据源自哪里。

来源:央视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china/2019/1231/70366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