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高岗私生活被批“道德败坏已达极点”

高岗私生活被批“道德败坏已达极点”

 

 核心提示:除周恩来以外,还有好几位领导同志的报告和讲话中,都讲到高岗私生活的腐化。如:高岗的私生活腐烂透顶。高岗极端腐化的生活和无法无天的流氓恶霸行为,长期无人揭发。

很长时期以来,高岗的私生活是腐化的,进入城市以后,更采用各种卑鄙手段污辱妇女,并且同不少政治面目不清的妇女发生关系。在道德上极端堕落。

高岗诱奸、强奸妇女,挥霍无度、荒淫无耻、腐化透顶的私生活,简直和军阀官僚淫乱的生活同样,道德败坏已达极点。

本文摘自《高岗饶漱石事件始末》 作者:马畏安(作者系湖北浠水人。中共党员。1956年毕业于东北人民大学中文系。历任中国人民大学语文系讲师,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局副局级调研员,中国文化报社社长、总编辑、总支部书记,高级编辑。1956年开始发表作品。198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1971年夏天,毛泽东巡视大江南北时说:

我们这个党已经有50年的历史了,大的路线斗争有10次。开头是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接着是瞿秋白犯路线错误……1928年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以后,李立三神气起来了。从1930年6月到9月,他搞了三个多月的立三路线。1930年到1931年,罗章龙右派,另立中央,搞分裂,也没有成功……

据说,罗章龙对毛泽东这些话,作过别出心裁的“注释”:

陈独秀有个“独”字,成了第一个机会主义头子;瞿秋白的“瞿”字上面是两个“目”字,也就成了第二个机会主义头子;李立三有个“三”字,就是第三个机会主义头子;我罗章龙的“罗”字,头上顶着个“四”字,就成了第四个机会主义头子。

1980年3月19日,邓小平同中央负责同志谈话,讲到所谓10次路线斗争。他说:

“过去常说10次路线斗争,现在应该怎么看?

“彭德怀同志那一次不能算了。刘少奇同志这一次也不能算了。这就减去了两次。林彪、江青是反革命集团。陈独秀,还有瞿秋白同志、李立三同志这三个人,不是搞阴谋的。罗章龙另立中央,分裂党。张国焘是搞阴谋诡计的。高岗是搞阴谋诡计的。林彪、江青更不用说了。”

事实证明,这些“路线斗争”,有些是完全搞错了,不能算了;有的谈不上有什么“路线”,就是说,是一次“斗争”,进行这个斗争是正确的,但犯错误的人并没有提出什么路线。人们也都知道,在这些斗争中,对于那些代表人物的揭露和批判,都没有涉及私生活问题。这似乎是中国党内斗争的一个特点。

 

然而,唯独对高岗是例外。

1954年2月,周恩来主持召开高岗问题座谈会。周恩来于2月25日在座谈会上作了总结发言。这个总结发言的提纲,后来送毛泽东审阅过。这个发言提纲中,就一再讲到高岗私生活的腐化。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高岗有其正确的有功于革命的一面,因而博得了党的信任,但他的个人主义思想……和私生活的腐化欲长期没有得到纠正和制止,并且在全国胜利后更大的发展了,这就是他的黑暗的一面。

高岗的私生活也是腐化的,完全违背共产主义者的道德标准。

除周恩来以外,还有好几位领导同志的报告和讲话中,都讲到高岗私生活的腐化。如:

高岗的私生活腐烂透顶。高岗极端腐化的生活和无法无天的流氓恶霸行为,长期无人揭发。

很长时期以来,高岗的私生活是腐化的,进入城市以后,更采用各种卑鄙手段污辱妇女,并且同不少政治面目不清的妇女发生关系。在道德上极端堕落。

高岗诱奸、强奸妇女,挥霍无度、荒淫无耻、腐化透顶的私生活,简直和军阀官僚淫乱的生活同样,道德败坏已达极点。

党的领导人,在正式会议上,用这样的语言,讲到一位曾经是党和国家的领导人的私生活,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这是“独一份儿”的。

其实,50年代初期的东北,在一般干部和群众中,对于高岗私生活的腐化堕落,如果不是尽人皆知,也是流传极广的。高岗喜欢跳舞,喜欢在女人中间混。高岗善于也敢于向女人调情。高岗对女人有一种特殊的敏感,他的桃色新闻很多。一见了女人,尤其是有几分姿色的女人,高岗的眼睛就放射出淫邪的光芒,在她们身上的女性特殊部位扫来扫去。

俄国十月革命后,有不少地主资本家和没落贵族,也就是所谓“白俄”,逃到我国东北。“白俄”中的一些年轻女性,实际上过着卖笑生涯。有一次,高岗在一个“白俄”女人那里睡了一夜,没有付钱。第二天,那女人打电话给高岗,向他讨债。高岗放下电话,一个电话打到东北交际处,命令他们向这个“白俄”女人送去一笔不小的“交际费”。

 

还有一个名叫珍妮的外国女人,经常在公开场合活动。此人爱好男装打扮,身穿皮夹克,头戴礼帽,身材窈窕,风姿绰约。这个女人,是公安局掌握和注意的重点人物。

一个星期六的傍晚,她突然在舞厅门口出现了。便衣保卫人员立刻警觉起来,走上前去。正想对她进行盘问,发现她向舞厅门里面打招呼,便衣人员回头一看,舞厅里的那人正是高岗。

珍妮被高岗请进舞厅。顷刻之间,便搂着她纤细的腰身,翩翩起舞了。

保卫人员又紧张,又坐蜡。这可怎么办?据内部掌握的情况,这个女人有一枚特殊的戒指,只要这戒指在你身上划上一道,见点血,你就甭想活命了。可是高岗居然把她请进舞厅,还同她跳舞!出了事可怎么办?他又不能直接去找高岗,更不能向高岗陈述这一切。

保卫人员只好跑回公安局,找局领导反映。

几位局领导经过研究,觉得事关重大,决定由主要领导人亲自出面,找到高岗,总算把这个女人打发走了。

高岗身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又是东北地区党政军第一把手,有权有势,“炙手可热”。想玩哪个女人,就把她调来;玩腻了,或者不顺心了,就调走,都是易如反掌的事。这类事,不仅限于东北地区,到了外地,也一样。有一次,高岗在南方一个大城市视察,看见一位漂亮的服务员,高岗越看越心动,就对一位负责人说:

“这姑娘很不错嘛,调到我们东北局去吧!”

说办就办。第二天,高岗就又多了一个漂亮而年轻的情妇。

高岗在他的住地,经常举办家庭宴会和舞会。他的宴会,带政治性的居多,而舞会,则完全是寻欢作乐。

来源:中华网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20/0117/70925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