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星岛诗苑 现在,救人要紧

现在,救人要紧

随着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认识的深入和诊疗经验的积累,针对湖北省疫情特点,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在湖北省的病例诊断分类中增加了“临床诊断”,以便患者能及早按照确诊病例接受规范治疗,进一步提高救治成功率。根据该方案,近期湖北省对既往的疑似病例开展了排查并对诊断结果进行了订正,对新就诊患者按照新的诊断分类进行诊断。为与全国其他省份对外发布的病例诊断分类一致,从今天起,湖北省将临床诊断病例数纳入确诊病例数进行公布。

2020年2月12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其中:武汉市13436例、黄石市37例、十堰市26例、襄阳市13例、宜昌市26例、荆州市321例、荆门市231例、鄂州市204例、孝感市123例、黄冈市264例、咸宁市9例、随州市31例、恩施州26例、仙桃市20例、天门市69例、潜江市4例。全省新增病亡24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5例),其中:武汉市216例、黄石市3例、襄阳市1例、宜昌市3例、荆州市2例、鄂州市2例、孝感市4例、黄冈市4例、咸宁市1例、随州市2例、恩施州1例、仙桃市3例。新增出院80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423例),其中:武汉市538例、黄石市17例、十堰市11例、襄阳市6例、宜昌市10例、荆州市22例、荆门市11例、鄂州市23例、孝感市28例、黄冈市89例、咸宁市19例、随州市11例、恩施州10例、仙桃市5例、天门市1例、神农架林区1例。

截至2020年2月12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48206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其中:武汉市32994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2364例)、黄石市911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2例)、十堰市56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3例)、襄阳市1101例、宜昌市810例、荆州市1431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87例)、荆门市927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02例)、鄂州市1065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55例)、孝感市2874例(含临床诊断病例35例)、黄冈市266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21例)、咸宁市534例(含临床诊断病例6例)、随州市1160例、恩施州229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9例)、仙桃市48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天门市36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6例)、潜江市94例、神农架林区10例。

全省累计治愈出院3441例。全省累计病亡1310例,其中:武汉市1036例(含临床诊断病例病亡134例),黄石市9例,十堰市1例,襄阳市13例,宜昌市11例,荆州市23例,荆门市24例,鄂州市30例,孝感市49例,黄冈市58例,咸宁市7例,随州市14例,恩施州4例(含临床诊断病例病亡1例),仙桃市16例,天门市10例,潜江市5例。

目前仍在院治疗33693例,其中:重症5647例、危重症1437例,均在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现有疑似病例9028人,当日排除3317人,集中隔离6126人。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158377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77308人。

来源: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

微信图片_20200211111712

现在,救人要紧

 

现在,当然是救人要紧

而非节外生枝

病魔出没,哪来闲情逸致去

胡扯古体诗词不如当代白话

《论持久战》力挽狂澜

《沁园春·雪》一样气压唐宋

 

震慑群魔

黄河要有黄河的浩荡

长江要有长江的气度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说的是你的事就是大家的事

要的是武汉加油,湖北加油

 

中国加油

奥斯维辛之后

我们一样需要《七律·送瘟神》

一样需要《相信未来》

需要米沃什与聂鲁达

谁说在生死攸关之时

 

不能脱口而出:

千古奇冤/江南一叶

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

现在

救人要紧


(诗/吴再)

微信图片_20200211111618

警惕督查泛滥干扰疫情防控工作

半月谈特约评论员 吕德文

当前,全国各地都在全力以赴开展疫情防控工作。这其中,地方政府和基层干部是疫情防控的主力军,是一线战士。尤其是武汉和湖北其他地区等疫情核心区,广大基层干部面临风险,攻坚克难,为疫情防控做了大量工作。

然而,我们调查发现,有些地方以贯彻中央精神的名义,人为加大督查频率和力度,出现了“一个人干活、两个人督导、一个人督查”的现象。基层干部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同时,每天都要耗费大量精力迎检。督导、检查、督查之泛滥,已经严重影响了疫情防控工作。

督查泛滥严重影响基层干部士气。大战当前,基层干部希望上级能够理解和支持基层,帮助基层解决实际困难,有上下同心共克时艰的氛围。然而,各个职能部门都以属地责任和考核体系设计,将任务层层下派给基层政府,自己则变身为监督者。一些客观因素造成的执行难问题很可能变成被督查的问题。比如,在武汉某小区,因防护装备不够,社区工作者因未穿防护服开展消杀工作,而被小区居民投诉。但在另一个社区,社区工作者则因穿了防护服而被督查人员当场训斥。一个基层干部受到督查问责,往往会影响一个单位的士气,对疫情防控相当不利。

更有甚者,一些督查组自身业务不精、作风飘浮,反而带坏了风气。某地督查组全副武装,危险地方不敢去督查,检查完超市还要用酒精喷鞋子。基层干部看在眼里,恨在心头,因为酒精是极其宝贵的防疫物资,基层干部都不舍得这样浪费。

督查泛滥极大牵扯了基层疫情防控精力。基层反映,除了“表格防疫”牵扯了太多精力外,防疫过程中的迎检工作也让人深恶痛绝。从我们调查情况看,督查已经陷入了自我扩张、自我复制的怪圈里,只要中央有督查检查,地方各级就得为此做好准备,提前进行多轮的督查检查。最后,所有压力都会传导到基层。比如,在武汉,暗访组天天问群众街道和社区干部有没有去摸排走访,上午一个领导来检查,下午换一个领导来督导,街道社区都得候着。这都是普遍情况。有一位基层领导反映,他有一天接待了四个不同部门的督导组,还有一个纪委督查组,共5波检查组,一天时间就在迎检过程中过去了。

督查泛滥挑拨了基层干群关系。为了有效监督基层干部,督查工作鼓励群众云监督和媒体的舆论监督。这虽然方便了上级的督查工作,却极大地影响了基层疫情防控工作。比如,武汉市的医疗资源一直未能得到有效缓解,大量社区每天只有1个住院指标、1个方舱医院的指标,绝大多数确诊患者需要在家排队。对此,群众意见很大,认为街道社区干部不作为。在一些老旧小区,因为缺乏防护和消杀设备,有患者去世而无法及时消毒楼道,群众也有极大意见。客观上,哪怕是有投诉,街区干部因为有太多的工作要做,也无法一一回应。据悉,武汉全市所有街道社区干部都在疲于奔命,有社区书记连续36小时未休息。基层工作难免顾此失彼,而督查一般是空中视角,如果上级督查组不分青红皂白问责基层干部,无异于进一步挑拨基层干群关系。

身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基层干部在调侃,他们在前方在上战场,督查组则在后方做督战队。科学的督查是疫情防控战的纪律保障,但督查泛滥则会严重干扰一线工作,反而不利于疫情防控。基层干部对督查泛滥深恶痛绝,几乎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

制止督查泛滥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我们建议:

尽快统筹疫情防控的督查工作。具体而言,督查工作应该由省、市两级防疫指挥部统筹指挥,地方各级政府和职能部门不能再派任何形式的检查、督查和督导组。配合市区机关干部下沉社区工作,原有的督查组解散或改为工作组参与街道社区防疫工作队。

切实关心一线干部,要慎重问责。督查工作重心是督促检查,在发现问题的过程中帮助解决问题,慎用问责。要充分重视一个事实:疫情防控期间基层在超负荷运作,主观故意的不作为、乱作为现象是极少数,大多数问题都是无心之过。因此,疫情防控时期的督查工作,尤其要用足容错纠错机制,关心爱护战斗在一线的基层干部,不能让基层干部流血流汗又流泪!

改变督查工作方式,为基层分忧解难。打铁还需自身硬,督查组在战时状态迫切需要改变工作方式。一是不要随意找主要领导干部开会,以免影响正常的防疫工作;二是多做细致调查,少用高高在上的质问;三是督查组也要参与一线防疫工作,要学会在共同工作中开展监督工作;四是既关心群众呼声,也不能当群众尾巴,要用督查工作的优势做好宣传解释工作,为基层分忧解难。(作者系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    

文章来源:http://www.stnn.cc/culture/ys/2020/0213/71586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