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台湾 蔡当局应从终于弃用“武汉肺炎”中有所幡悟

蔡当局应从终于弃用“武汉肺炎”中有所幡悟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2月20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台湾地区“行政院”将于今日举行院会,讨论审议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纾困条例的法律草案,并将按原定计划,在通过此法律草案后提请“立法院”审议通过。据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昨日表示,二月二十一日“立法院”开议后,将会提议将此法案径付二读,比照当年“SARS”模式,排除一个月的协商期。在二十五日的院会三读通过后,下周四二十七日的“行政院会”就能通过特别预算,送进“立法院”,最快三月三日“行政院长”苏贞昌到“立法院”备询、付委审查后,预计最快三月初,特别条例和六百亿元预算就能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将于今日提交“行政院会”讨论审议的纾困法案的名称,是《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防治及纾困振兴特别条例》草案,对新冠肺炎的称谓是正式采用了“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而不是苏贞昌直到近日仍然坚持的“武汉肺炎”。此显示,蔡当局在各方舆论的严厉批评之下,终于“退一步”,不再坚持在法律文书上也使用被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认定为带有地名“污名化”含意的“武汉肺炎”称谓。 

不过,在今日的“行政院会”讨论该法案时,“行政院长”苏贞昌,及兼任“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的“卫福部长”陈时中,还有民进党籍的其他“行政院会”的成员,是否会以“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的称谓“不顺口”为由,或者根本就是要“污名化”大陆,仍然在口头上表达为“武汉肺炎”。

文章指出,自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民进党当局就以为又抓到一个丑化大陆的“极佳机会”,于是就在去年“总统”大选过程中贩卖“芒果干”,掀起“恐中反中”恶流的基础上,进一步诋毁大陆并籍此隔绝两岸关系。因此,从蔡英文、苏贞昌、陈时中,到官营媒体《中央社》与亲绿媒体等,均使用“武汉肺炎”之名。甚至民进党的政客还竟然声称,不叫“中国肺炎”已经够客气了。 

直到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已将新型冠状病毒正名为“COVID-19”,并解释“COVID—19”的由来,代表冠状(corona)的CO、代表病毒(virus)的VI和代表疾病(disease)的D组成,19则代表二零一九年,还特别强调,“根据世卫组织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和粮农组织之间商定的准则,我们必须找到一个不涉及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人群的名称,这一名称应易于发音,并且与该疾病有关。”联合国新闻网也表示,“COVID—19”中文可以翻译为“2019年冠状病毒病”之后,蔡当局仍然是“武汉肺炎”不离口。“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还声称,为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国际资讯接轨,并使民众方便理解,由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所引起的肺炎正式称呼为“COVID-19”,仍可简称为“武汉肺炎”。 

其实,倘若蔡当局认为“COVID-19”在口语上不够方便,也可以参考并采用大陆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暂时命名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简称为“新冠肺炎”或“NCP”。实际上,直到如今,台湾地区仍然是以由经世界卫生组织定名的“SARS”称谓表述“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或“非典型肺炎”。既然连四个字母的“SARS”都不嫌累赘,那三个字母的“NCP”,甚至是与“武汉肺炎”同样是四个汉字的“新冠肺炎”,还是可以朗朗上口的吧?但蔡当局的一众高官,却仍然不顾上述两项事实,坚持要叫“武汉肺炎”,甚至要使用在法律文书上。但到最后一刻,还是“退一步”,改称“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 

但即使如此,仍然是不愿采用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定名的“COVID-19”或联合国官网翻译的中文“2019年冠状病毒病”,当然更不愿使用大陆定名的“新冠肺炎”。这就显得蔡当局所谓“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诉求,是多么的虚伪。或许,他们以为,拒绝使用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疫症称谓,是要发泄对世界卫生组织拒绝让台湾当局参与的“不满”,但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属下的专门机构,必须严格执行联合国第二七五八号决议,及世界卫生组织本身根据联合国第二七五八号决议所通过的《WHA第二五•一号决议》。这些文件要求世界卫生组织秘书处将台湾视为中国的一省,并且必须避免任何会造成认定台湾在世界卫生组织内有单独地位的行为。蔡当局要籍着对“新冠肺炎”的称谓大造文章,只能是让世界卫生组织更清晰地看清其“参与WHO”活动的无赖及无稽。 

其实,早在十七年前的“SARS”肆虐时,就有民进党人在推动“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公投”时,将“SARS”称为“中国肺炎”,总是要在两岸关系上撩拨以至挑拨两岸民众的感情。 

就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中,台湾各界同胞纷纷积极声援和捐助大陆抗击疫情,国际社会也纷纷施以援手,就连民进党人极为崇媚的日本,从首相到平民都引用“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典故,捐赠大批口罩救援武汉之际,民进党当局却竟然以幸灾乐祸的心态落井下石,从苏贞昌针对性地宣布禁止向大陆输出口罩,到陈时中百般刁难、阻挠滞鄂台胞返乡,还有关闭“小三通”并声称要关闭“大三通”等,都完全暴露其冷血、自私的狭隘心理,让其终日价喧嚣的“人权”、“人道”破功。 

文章说,蔡当局籍着疫情而发泄“恐中反中”恶气,也祸及了澳门。在十七年前的“SARS”肆虐,全台湾地区有三百四十六人感染,七十三人死亡,甚至要封闭整座和平医院的极为严重疫情之下,也只是规定,禁止曾经在过去十四天内到过内地的澳门居民入境台湾,澳门居民只要取得澳门治安警察局发出的在十四天内未曾到过内地的证明,就可入境并作“自由行”。如今,台湾地区的疫情并不似严重,澳门的疫情也完全受到控制,并无发生社区感染,澳门居民也基本没有发生本土感染,但蔡当局却把澳门也划为“疫区”,澳门居民入境后必须进行家居隔离十四天,而让几千名在台就读的澳门学生无所适从。 

蔡当局应当从终于弃用“武汉肺炎”的《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防治及纾困振兴特别条例》草案为始,抛弃“反中”、“仇中”心理,回到承认“九二共识”的正轨上来,以两岸民众苍生为念,与大陆携手执行《海峡两岸医药卫生合作协议》,共同防疫抗疫。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k_taiwan/2020/0220/71800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