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共和国的开国领导人是怎样选举出来的?(图)

共和国的开国领导人是怎样选举出来的?(图)

 

点击进入下一页

1949年首届政协会议选举的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等在大会主席台上

中国国家博物馆珍藏着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代表们选举毛泽东等开国领导人时用的选票(合订本)和候选人名单、票箱。看着那一张张选票上的符号、字迹,眼前仿佛展现出60年前在中南海怀仁堂进行的那次史无前例的民主选举。

一、庄严的选举

1949年9月30日下午,是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最后的一次大会,全体政协代表在中南海怀仁堂内进行了两项庄严的选举,他们要代表全国人民的意志,选举共和国的开国领导人。

此前的27日,大会讨论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组织法》。29日据此通过了关于选举政协全国委员会和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的规定:⑴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名额由本届全体会议主席团经协商规定,第一届全国委员会不设候补委员;候选名单通过参加本届全体会议各单位的协商,由主席团提交全体会议以整个名单付表决的方法来选举。⑵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和委员的候选名单,经参加本届会议各单位协商,由主席团提交全体会议以无记名联记的方法来选举。⑶任何代表对候选名单有表示赞成或反对的权利。

在我馆收藏的这张政协全国委员会和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的候选人名单上,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和委员的候选名单是主席团和参加本届会议的各单位经过连日慎重协商后提出来的,委员名单按姓氏笔划为序。作为全中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最高组织的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的候选名单,是事先由大会主席团与各单位协商,议定了各单位名额和候选名单草案之后,各单位又分别召开分组会讨论研究,最终确定了180人的候选名单,名单是按照参加政协会议的54个单位排序的(特邀人士按9个单位排序)。

30日下午,在庄严而热烈的气氛中,大会首先进行了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的选举。周恩来在解释“协议选举”时说,如果大家对整个候选名单没有疑义,则用整个名单付表决,而不用投票选举。大会执行主席刘少奇反复征询大家对候选名单的意见,大家鼓掌表示没有异议。然后,大会将整个候选名单付表决,全场一致举手通过。这时,执行主席再次申明,有反对者可举手,有弃权者也可举手,结果均无人举手。于是宣布全体通过,会场内顿时掌声响起。10月9日,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在中南海勤政殿召开第一次会议,选举毛泽东为主席,周恩来、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陈叔通为副主席,李维汉为秘书长,以及28名常务委员。

第一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总数为198人,还有18人的保留名额,是留给待解放区的。1951年增补了达 赖 喇 嘛·丹增嘉措、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熊克武、刘文辉等18人。

大会接着进行第二项选举——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的选举。此次会议代表总额为662名,有选举权的正式代表共585人。当日出席大会的代表638人,缺席24人,其中正式代表563人,缺席22人(其中2人空额,14人列名缺席,6人请假)。按规定,各单位正式代表缺席时,由本单位候补代表递补。但缺席正式代表中有特邀人士6人,因特邀人士均为正式代表,无候补代表,无法递补;某单位正式代表1人缺席,仅有候补代表1人也缺席,无法递补;国外华侨正式代表3人缺席,候补代表2人中1人缺席,有2人无法递补。加起来有9个名额无法递补,因此实际参加投票的代表人数为576人,符合选举规定。

午夜时分,共和国的领导人仍然兴致勃勃,他们留下来开预备会,推举政府人选,决定在明天的会上通过中央人民政府公告,这个历史性的公告将由毛泽东起草。

10月1日清晨,毛泽东拿着公告草稿来到西花厅,与同样彻夜未眠的周恩来共同商讨公告的内容和措词,之后立即送印刷厂。

 

下午2时,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毛泽东主持会议,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和各位委员宣布就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会议决议,接受《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为本政府施政方针。会议选举林伯渠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秘书长,任命周恩来为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毛泽东为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朱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沈钧儒为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罗荣桓为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检察署署长,并责成他们从速组成各政府机关,执行各项政府工作。

接着,会议通过毛泽东起草的政府公告,但张治中却提出了意见:“委员56人一语太简单了吧,是正式公告,何不把全体委员名字都写上呢?”真是语惊四座,须知当时公告已经印好,马上要在开国大典上宣读了。但毛泽东却欣然表示同意说:“好,把56个委员的名字都写上去,可以表示我们中央人民政府的强大阵容。”大家听了都鼓掌表示同意。

看看这个委员名单吧:

——陈毅、贺龙、李立三、林伯渠、叶剑英、何香凝、林彪、彭德怀、刘伯承、吴玉章、徐向前、彭真、薄一波、聂荣臻、周恩来、董必武、赛福鼎、饶漱石、陈嘉庚、罗荣桓、邓子恢、乌兰夫、徐特立、蔡畅、刘格平、马寅初、陈云、康生、林枫、马叙伦、郭沫若、张云逸、邓小平、高崇民、沈钧儒、沈雁冰、陈叔通、司徒美堂、李锡九、黄炎培、蔡廷锴、习仲勋、彭泽民、张治中、傅作义、李烛尘、李章达、章伯钧、程潜、张奚若、陈铭枢、谭平山、张难先、柳亚子、张冬荪、龙云。

这56人几乎包括了当时中国所有赞同新民主主义、为自由民主奋斗的知名人士和反对国民党统治的各方面实力人物,它在国内外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下午3时,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公告》,由于来不及重印,稿子上临时贴了一张字条。毛泽东一再叮嘱负责新闻发布的新华社记者李普:“你小心这张字条,千万不要弄丢了。照此发表,不要漏掉了。” 字条上抄的就是56个委员的名字。

三、500人的堂堂阵容

10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召开第三次会议,任命了政务院的副总理、政务委员、秘书长、副秘书长及所属各委、部、会、院、署、行的负责人员,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副主席、委员、总参谋长、副总参谋长,最高人民法院的副院长和委员,最高人民检察署的副检察长和委员,以及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的主任、副主任。同日,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组成。21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宣告成立。政务院是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领导下的国家政务最高执行机关,军事方面则属于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

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及其下设机构中,大批党外民主人士担任了领导职务。当时政府各机构负责人的任命,事先都经过了与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充分协商。

在6名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是党外民主人士;56名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有27名党外民主人士,占总数的48.2%;政务院副总理4名,郭沫若、黄炎培是党外民主人士,占2人;政务委员15人,党外民主人士占9人;政务院所属的34个委、部、会、院、署、行的正职中,党外民主人士占14席;在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中,程潜任副主席,3名党外民主人士任委员。

在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的精心安排下,各民主党派的负责人、著名民主人士几乎都安排了相当的职位;一批在科技、教育、经济、文化等方面素有声望、有能力的名人,也被安排担任了政府机构的要职。中央人民政府一心要广纳更多的虽没有参加打江山却能帮助坐江山的有用之才,著名教育家、民建领导人黄炎培曾立志要一生务实,不做官,在北洋时期他两次拒绝了教育总长的任命,为劝说他出任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周恩来在百忙之中两次登门与他长谈。周恩来说,在新政府任职,不同于在旧社会做官,现在是人民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有全国各党派一起千斟万酌制定的《共同纲领》,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剧本”。我们编了剧本,自己怎能不上台唱呢?黄炎培终于同意出任是职。曾拒绝执掌国民党政府农林部的著名林学家梁希也在周恩来的盛情邀请下出任了林垦部部长。

这些标志着民主党派和党外民主人士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在野党,而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政权的参政党和参加者。由中国共产党倡导的、由各革命阶级各民主党派及其他爱国民主人士构成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是这个政府的主要政治基础,这个政府是真正的经由民主协商民主选举产生的革命人民大团结的人民政府。

截止到10月底,中央人民政府各部门各机构的负责人员基本任命公布,总数达到533人。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空前强大的阵容。

文章摘自《共和国的记忆》作者:中国国家博物馆 出版社:山西人民出版社

 

来源:人民网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20/0305/72280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