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国际 美国的病死率为啥这么高?钟南山说出真相

美国的病死率为啥这么高?钟南山说出真相

3月13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接受采访时谈了对美国疫情的看法。

他说:“美国病死率将近3%,这说明可能很多病人没有被发现,他们并没有认真排查密切接触者。

对于新冠肺炎,钟南山重申预防是关键,“早发现、早隔离才是最关键的,现在很多国家都开始这么做了。但是只有全球这样合作,才有可能比较早地控制疫情。

相关新闻美卫生高官:我们这次失败,认了吧

虽然美国副总统彭斯表示“要让每个美国人都能接受核酸检测”,但从目前看美国检测系统的检测能力远远满足不了当前的检测需求。

在12日的国会听证会上,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议员舒尔茨指出,甚至有需要做检测的一线护士都没能获得检测机会。她因此向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提问:美国民众的检测到底谁来负责,怎么保证检测每个人都能做?

这个问题答案让她“沮丧”,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直言,美国的检测系统并不真正适合现在的需要,“不能做到你所要求的(人人都能做检测)。这是一次失败,我们承认吧。” 

听证会上,舒尔茨问雷德菲尔德:“在全国和我的家乡佛罗里达州,人们获得检测的过程中有不计其数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个人负责,来保证全国尽可能多的人能尽快得到检测。谁是那个负责人?是你吗?是副总统吗?你能告诉我们一个名字吗,那个能保证任何人(都能得到检测)的人的名字,特别重要的是,要保证那些需要被检测的医疗系统的工作人员能获得检测。”

这时候,雷德菲尔德并不想直接回答问题,开始顾左右而言他,“我试着从美国疾控中心的角度……”

不过,雷德菲尔德一句话都还没说完,舒尔茨就打断了他,再次要求他正面回答问题:“我问的是一个名字,谁负责保证需要做(新冠病毒)检测的人能做检测?谁?”

即便被问了两遍,雷德菲尔德也没能确切地说出一个名字,“我想说,我在美国疾控中心的责任是保证所有的公共卫生实验室有(试剂盒),他们自己可以判断,他们要怎么用(试剂盒)……”

到这里,舒尔茨还是没有听到一个负责人的名字。她因此总结道,所以雷德菲尔德说不出负责人的名字,“没有一个我们能指望的上,能保证那些需要检测的人,让不管是医护工作者还是其他任何人能获得检测。是不是这样?”

这时,雷德菲尔德把目光看向了坐在自己旁边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

“这个系统(美国检测系统)并不真正适合我们现在的需要,(做不到)你所要求的,” 福奇直截了当地告诉舒尔茨,“这是一次失败,这是一次失败,我们承认吧。”

福奇补充道:“像其他国家一样,任何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检测,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我认为我们应该做好准备吗?当然,但我们没有。”

微信图片_20200314081809

安东尼·福奇

美国《国会山》给出了这样一个数据,从今年1月美国首例确诊病例出现以来,疾控中心和公共卫生实验室仅仅做了1.1万份新冠病毒的样本检测。

所以,到底谁应该为美国民众的检测负责?

雷德菲尔德说,私营部门应该负责广泛做病毒检测,但是商业实验室和科研机构上周才开始做检测,他也不知道这些商业实验室做了多少检测,因为他们不需要向疾控中心报告。

“实际上是私营部门的参与,让这些测试进入临床医学,这是私营部门和疾控中心之间的合作,” 雷德菲尔德说,疾控中心“通常会先进行开发测试,做好之后给到卫生部门他们来监测,然后私营部门提供我们需要的临床工具,来基本诊断病人。”

《国会山》报称,整场听证会让在场的国会议员无比沮丧,缺少检测这也意味着美国现在根本无法知道本国到底有多少病例。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东时间12日22时(北京时间13日10时),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1663例,死亡40例。此外,全美46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都出现了确诊病例。

来源:北京日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guoji/2020/0314/72597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