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军情 失去最庞大、最凶狠的武器,美国还能横多久?

失去最庞大、最凶狠的武器,美国还能横多久?

流行病影响着人类历史进程。

随着新冠病毒蔓延,看起来所向无敌的美国艨艟巨舰纷纷“中招”—— 太平洋舰队4艘航母(都是“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均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可谓损失惨烈。

“尼米兹”号航母

其中,“里根”号的疫情可能是最轻的。3月底,该舰在横须贺海军基地维护期间发现确诊病例,目前尚无该舰出现大规模感染情况的报道,疫情可能已经得到有效控制,计划5月展开恢复性训练,并于夏季开始部署。

“尼米兹”号和“卡尔·文森”号航母的确诊病例均为刚刚发现,全舰人员的总体感染情况尚不清楚。现在,“尼米兹”号位于布雷默海军基地,正在进行病毒排查和隔离观察。“卡尔·文森”号在吉特湾海军造船厂进行大规模修理,处于舾装测试阶段,计划于今年7月返回舰队。

“罗斯福”号的疫情最严重,迄今,感染人数已经超过700人,3月底中断部署,在关岛接受隔离。当下,该舰基本完成了全体舰员的病毒检测,舰上仅保留少量维护人员,其他人员上岸隔离。

那么,面对疫情,美军航母为何表现得如此脆弱?

航母“趴窝”将对美国造成什么冲击?

美军该怎么办?

文丨杨震 上海政法学院东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

编辑丨蒲海燕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最强战舰,为何没扛过疫情?

作为全球最强海军的头等主力战舰,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美军航母为何如此不堪一击?

“卡尔·文森”号航母

首先,航母相当依赖外部支持,病毒因此得以渗透进来。

一艘航空母舰就是一个提供一系列服务的小城市,如制造和传送新鲜淡水、产生和输送电力、保持每天24小时的餐饮服务、进行电视信号发送、提供医疗服务、传递邮件以及提供理发服务等,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外部物资输入的基础上的。

换言之,航母需要不断从外界进行物资补充——通过靠港、快速战斗支援舰以及直升机或者固定翼运输机等方式——这就不可避免与外界人员进行接触。

其次,航母上人员的数量及其生活方式,给病毒以“可乘之机”。

一艘“尼米兹”级航母载员大概5000多人,这些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大家在航母上的自助式餐厅里一起吃饭;除了少数军官(如编队指挥官和航母舰长),其他人都无权享受单间,士兵们睡觉的地方往往在航母甲板下面,采光差、空间狭小,床和普通火车上的三层卧铺一样窄小,无疑为交叉感染提供了条件。

再次,航母的内部环境使其成为病毒的天然“培养皿”。

为了保证安全,航母在设计时就自动排除了舷窗这一结构,航母的舰体内舱完全就是一个封闭空间,没有任何与外界通风的接口,采用中央空调系统。

在这种环境下,一旦舰内任何一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整个航母上的水兵都有被感染的风险,连住单间的“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克洛泽尔上校也不能幸免。

最后,航母的外交功能使其“中招”的可能性变得更大。

众所周知,海军是国际性军种,担负着外交职责。放眼海军,还有什么能够比航空母舰更为理想的外交舰种呢?威武的编队阵容、强大的防空反潜能力、犀利的打击能力,无一不显示出强悍的国家意志。以这样的舰种进行海军外交,实施外访或者举行联合军演,必然让友好国家感到高兴、对潜在敌国进行威慑。

美国五角大楼办公楼上那幅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宣传画——一艘简洁的“尼米兹”级航母黑白影像,下方写着一行字:“9万吨级外交”,就是对其外交功能的最大褒奖。

因此,在海外执行任务时,航母靠港和国外飞机降落的机会很多。在美国和越南庆祝建交25周年时,“罗斯福”号曾在岘港靠岸,离开岘港的几天前,多架日本、菲律宾和越南的飞机曾登过此舰。

在全球性的疫情面前,航母“中招”的可能性也因此大于其它舰种。

2

烧钱重器,为何如此必要?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应该看看航母能干什么。

1. 能快速出动舰载航空兵并在远距离上进行战场支援;

2. 能够以强大的火力进行快速反应并改变战术态势;

3. 能以每天多架次即时支援许多任务;

4. 无需和任何国家进行谈判就能在国际水域部署,并且保持部署达数月之久。

“罗斯福”号航母进行海上补给。

可以说,航母几乎提供了执行或保障所有类型海上行动(如打击作战、水面作战、一体化防空反导、反潜战、水雷战、两栖作战、海上拦截行动、海运保护、侦察以及人道主义救援和救灾等)的有效手段。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地开展的军事行动中,航母打击群曾多次展示了作战能力、灵活性和多种用途。

另外,值得强调的是,在沿海地区的人道主义救灾行动中,航母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一是,航母拥有完善的雷达、通信指挥系统,可为其他参与救援或撤侨的飞机,船舶提供导航、通信中继等关键服务。

在陆路交通网络严重受损、机场瘫痪的情况下,航母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机动至灾区外缘,成为救援飞机的起降平台与救灾通讯指挥挥中心。

二是,航母上的医疗、生活设施较完善,能为大量灾民提供庇护。

航母编队可进行包括外科手术在内的大部分医疗救护活动,也可对危重病人实施空中转移。

三是,航母编队具备强大的发电和海水淡化能力。

核动力航空母舰电力充足,可利用海水淡化装置,提供几乎源源不尽的生活用淡水。

在印尼海啸救灾过程中,美军航母编队在距离海岸两英里处,通过浮动软管向岸上直接输送饮用水;在海地救灾中,美国“卡尔·文森”号(在疫情中已经“中招”)作为紧急的发电基地,为陆上提供电力输出。

四是,航母编队的侦察力量能够在较短时间内获取灾区第一手信息,为后续陆上救援行动提供情报支撑。

在必要情况下,航母编队搭载的兵力也可参与恢复和维持灾区秩序的维稳行动。如海地地震后,美军派遣大约2000名海军陆战队员随舰前往海地以维持岛上“平稳局面”。

此外,大型核动力航空母舰仓储空间非常大,可运送大量油料、食品、饮用水,及其他救灾设备的零件,它携带的航空油料及编队中的补给舰,还能分别为其他救援直升机、船舶补充燃料,支援其他舰艇的救灾和撤侨行动。

3

失去航母,美国会怎样?

那么,失去航母,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呢?

“罗纳德·里根”号航母

其一,美国海上军事优势将被削减。

美国的海上优势源自对制海权的掌握与运用,而航空母舰是制海能力最强的舰种,没有“之一”。

1艘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即可控制长1000公里、宽800公里的海空域,4支航母编队就能控制96.5万平方公里的大面积海域;除夺取制海权和制空权外,还可以夺取制电磁权和制陆权,其使用效能是任何武器都不能比拟的。

如果没了航母,这些制权的夺取与保持就成了问题。

其二,美国海上灾难救援能力和撤侨将被削弱。

让我们先看看美国航母在这类行动中的表现:

1929年“列克星敦”号航母在华盛顿州塔科马城发生大面积停电后,向其紧急提供电力供应;

1954年,“塞班”号航母在海地遭受飓风袭击后向该地区提供了淡水、食物、医疗物资等援助;

1975年,“汉科克”号和“中途岛”参与了从越南撤侨的行动;

2004年,“林肯”号核动力航母参与了东南亚大地震和海啸后的救灾行动;

2005年,“杜鲁门”号航母参与救援遭受“卡特里娜”飓风袭击的美国南部;

2010年,“文森”号航母参与海地地震后的救援行动;

2011年,“里根”号航母参与了日本大地震和海啸后的救灾行动;

2013年,“华盛顿”号航母在菲律宾遭受台风袭击后参与救援行动。

再来看下尼米兹级核航母强大的人道主义救援功能:

可提供150张病床、3间重症监护室等医疗设施,以及10名军医官和数十名普通医护人员;

海水净化设备每天可生产40万加仑(约合1512立方米)淡水;

舰载直升机每日可完成100个飞行架次的输送救援物资任务;

可以30节的航速迅速抵达任务区;

日常生活必备品可供航母使用90天;

牙科诊疗设施每天治疗70名患者;

厨房每天可制作18000至20000份食品。

现在,航母“中招”后,这些令人羡慕的能力基本上被“腰斩”了。

其三,美国地缘战略的实施也将因此受到影响。

地理是凝固的战略,海军作为一个战略机动性极强的军种,在地缘政治大棋局上纵横捭阖,尽显“9万吨外交”的魅力和威力。近年来,美国推进“印太战略”,意图“为那只800磅的大猩猩编制一个更大的笼子”,航空母舰就是编制笼子的铁杆。

现在,“铁杆”折了4根,原本就不太结实的“笼子”显得摇摇欲坠。

试想一下,若航行于太平洋之上的航空母舰并不是挂着星条旗的,美国还如何在海上遏制被它视为对手的其它大国?

4

疫情之后,三大发展趋势

疫情总归会过去,美国海军的日子还得接着过。

"卡尔·文森"号航母

笔者认为,此后,美国航母可能会出现以下3个趋势:

首先,无人化装备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航母上。

如前所述,航母没扛住疫情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员密度高。那么,降低人员密度就成了符合逻辑的选择。从本质上讲,航母就是海基空中力量的远洋平台,可使用无人航空设备取代有人驾驶飞机。

无人航空设备具有很多独特的优势,如续航时间长、造价低廉、不会产生飞行员的损失等。

实际上,美国海军已经实现了无人加油机MQ-25的上舰。此次疫情将会使美国航空母舰加速无人攻击机、无人战斗机和无人预警机等机种的研发与列装。

其次,小型化或将成为美军航母建造选项。

美军现役航母都是大型航母。

冷战期间的海军部长小约翰·莱曼认为,保持空中优势是现代条件下进行作战必不可少的条件。

与大型核动力航空母舰相比,小型航空母舰的航速低,没有耐用的大型飞行甲板,由于适航性能较差,飞行活动时间减少30%;甲板面积也限制了舰载机的性能和数量,舰上的容积则限制了各种武器的组合和储备,从而减少了军舰的持久力,增加了在航补给要求,导致补给舰船的数量增加。

因此,美国海军格外青睐大型航母。

然而,大型航母存在一个致命弱点——贵。

一艘“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的造价约为45亿美元,可服役50年,50年的整体维护费用为200亿美元;“福特”级航母的造价更为惊人。

如此昂贵,装备数量不可能太大。美国海军现在拥有11艘航母,此次疫情中4艘航母“中招”,实力折损近4成。

如果装备数量更大的小型航母,情况可能好很多。加之,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的飞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小型航母的上述弊端。因此,在美国航母建造论证中,小型化的声音或将越来越大。

第三,两栖攻击舰将担负起航母的功能。

小型航母暂时指望不上,那么,美军现行装备能否提供备选方案?

能,这就是两栖攻击舰。

随着F-35B型战机的成熟与大量列装,美海军的“美国”级两栖攻击舰已经可以与航母实现舰载机的相互起降。在此基础上,近几年,美国海军一直在验证和评估“闪电航母”概念——让两栖攻击舰扮演航母的角色,F-35的不断成熟为两栖攻击舰代替航母成为可能。

第9航母打击群(CSG-9)司令斯图尔特·贝克尔准将曾说:“航母打击群的战斗力令人生畏,再与两栖打击群这类远征作战力量相结合,战斗力将无与伦比。两个团队的合并演习将进一步提高互操作能力,我们非凡的机动和火力投送能力可以在目标海域快速建立起压倒性的控制力。”

5

没有航母,如何对抗中俄?

此外,美国海军或将研究一个重要选题:在没有航母的情况下,如何对抗中俄。

当前,航母是美国领先于中俄优势最大的舰种,疫情的爆发使美国深刻认识到该舰种的脆弱性。在去年年底的美国国防部报告中,“航空母舰的未来”成为热门议题,相关讨论在美国各界越发频繁。

美军认为,尽管航空母舰在现代化全球战争中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打赢下一场战争还必须拥有其他高科技武器——未来战争的形态将会是颠覆式的,航母的作用正在相对下降。

疫情的爆发将进一步促使美国海军思考一种极端的情况——如何在没有航母的情况下与中俄展开海上竞争?

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庞大、最复杂的武器系统,航空母舰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世界海战史乃至世界军事史。

按照病理学家的观点,新冠肺炎可能还要跟人类长期相处。

从长远来看,美国的海军防疫措施、航母运用思想、舰队管理以及海军文化中都有让疫情得以乘虚而入的地方。

如果美国海军以大刀阔斧的改革使其航母编队适应疫情发生后的世界,这种威力强大的武器系统前景恐怕不妙。

另外,对于其它装备和即将装备航母的国家来说,美国海军的教训是宝贵的经验。

来源:瞭望智库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glb_military/2020/0502/74303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