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国际 被百万年轻人和KPOP粉“放鸽子”?特朗普重启竞选太尴尬

被百万年轻人和KPOP粉“放鸽子”?特朗普重启竞选太尴尬

据外媒报道,疫情还未结束,美国总统特朗普迫不及待地重启了他的竞选活动。

然而,当地时间6月20日,这场原本被寄予厚望的“首秀”却闹出了大乌龙——特朗普此前高调宣称的“100万登记者”并没有出现,活动仅仅吸引了6200人。可容纳1.9万人的体育场内,上座率仅三分之一,外场更是门可罗雀,特朗普团队因此不得不临时取消了到场外发表讲话的安排。

重启后的首场竞选活动就被100万人“放鸽子”,让特朗普团队愤怒不已。据美媒披露,对于这场乌龙事件,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特朗普及其女婿库什纳对竞选经理帕斯卡尔“大发雷霆”,而且共和党的捐助者也“炮轰”帕斯卡尔,更有人透露称特朗普正对他逐渐失去信心。

至于竞选集会为何冷场,美媒分析称,此事与众多反对特朗普的年轻人及K-POP爱好者们在社交媒体上鼓励反对特朗普的民众在网上登记参加集会却不到场有关。当下社交媒体上诸多呼吁干扰集会的帖子浏览量与分享量已破数十万。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发言人对此直言,这表明特朗普的支持者“已经抛弃了他”。

首场竞选集会遇大冷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1日报道称,当地时间20日,特朗普在塔尔萨俄克拉荷马州银行(BOK)中心多功能体育场举行了竞选活动重启后的首场集会,不过塔尔萨消防局发布消息指出,这座可容纳19000人的体育场当晚只迎来了不到6200名集会者(该数字不包括工作人员与媒体记者),上座率仅达可怜的三分之一。

而在上周,特朗普曾在推特上发文称,已有超过100万人在网上免费登记参加此次夜间竞选集会,负责特朗普竞选活动事宜的当地官员因而对此预计称,BOK中心场内会座无虚席,同时还会有10万人聚集在场外。如此之高的参与人数使得特朗普竞选团队对集会抱有极高的期望。

然而,现实却“打了特朗普的脸”,鉴于人数远远低于预期,连场内都没坐满,特朗普竞选团队不得不在20日的活动现场更改了活动计划,取消了在BOK中心场外对观众发表演讲的环节。

除去集会活动“门可罗雀”,特朗普的竞选造势还在当地引发了争议,众多特朗普的反对者不仅在塔尔萨市中心举行抗议活动,而且还来到BOK中心场外示威,并一度阻止集会者入场,BOK中心有一个入口因示威者聚集封锁而被关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负责安保事宜的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特勤局的发言人20日发表声明称,数十名反特朗普的抗议者在BOK中心的一处入口外示威,与此同时,大批特朗普的支持者也聚集在此处,双方发生了言语上的冲突,这导致该入口暂时关闭。随后,戴着头盔,手持盾牌和警棍的警察赶到现场,命令人群离开入口,并强调表示只有如此入口才能重新开放,示威者最终撤离,入口遂重开。

社交媒体用户干扰集会

《纽约时报》21日报道称,之所以此次集会实际到场人数远远低于预期人数,是因为竞选集会遭到众多反特朗普的年轻人的干扰,高达100万张的集会门票需求中多数是虚假的。

在特朗普的集会开始前的几天,众多美国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鼓动其他民众在网上注册登记参加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但实际上并不到场出席,以此嘲弄特朗普。

《纽约时报》刊文指出,这其中不少年轻人都是TikTok(抖音海外版)的用户,该短视频社交软件通常被认为是一个供青少年唱歌跳舞发布的平台,通常与政治无关。在一段与之相关的视频中,一个韩国流行音乐博主号召K-POP的粉丝们加入干扰特朗普集会的活动,该视频目前的播放次数已超过25万次,而在之前,K-POP的粉丝们在非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死亡后,也曾参与“黑人的命也很重要”(BLM)的系列抗议活动。

除去青少年在TikTok上发起干扰特朗普竞选的活动,也有较为年长者参与了该活动,家住爱奥瓦州道奇堡的51岁祖母玛丽·乔·劳普(Mary Jo Laupp)也在TikTok上鼓动自己的千余名粉丝干扰集会:“我们所有人都希望看到这19000个座位的体育场(指特朗普为竞选活动而租用的BOK中心)几近是空的,或完全是空的,现在就去免费登记,然后不参加集会,让特朗普一个人站在舞台上。”

《华尔街日报》21日报道称,在劳普发布该视频后的七小时里,有200万人次观看了该视频,分享次数则达13.7万次。劳普指出,她发现已有不少青少年在多个社交平台上分享了她的视频。在TikTok之外的其他平台,Instagram与推特上也有用户发布了类似的鼓动干扰集会的帖子,并获得了数以千计的点赞。

竞选经理“背锅”

对于竞选活动遭到社交软件青少年用户干扰一事,CNN刊文指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一位官员反驳了有关TikTok帖子使得集会大受影响的讲法, “我们拥有30万在最近四次选举中投了票的共和党人,他们都是合法注册的用户,绝不是TikTok上的小孩子。”这名不具名的官员说道,“很明显,之所以集会人数低于预期是因为民众担心发生暴力抗议,在此次集会上我们也不曾观察到举家前来的民众,而一般都会有几千个家庭来参加我们的集会。”

特朗普团队的竞选经理帕斯卡尔则在21日向媒体表示:“左派分子与线上捣乱分子正在取得胜利,他们觉得自己以某种方式影响了20日集会的出席率,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胡说什么。”帕斯卡尔坦言,登记参加集会需要使用手机号码注册,而竞选团队会自行剔除不会前来的虚假登记信息。

特朗普竞选活动的媒体总监蒂姆·莫塔(Tim Murtaugh)则“甩锅激进抗议者”,并指责媒体通过报道反特朗普的示威抗议活动来试图“吓退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我们依旧为成千上万到场的支持者感到骄傲。”

“特朗普总统与数千名充满活力的支持者一起在塔尔萨集会,这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特拉华州毫无生气的竞选运动形成了鲜明对比。”莫塔说道。

不过,就算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再如何为集会的低出席率辩护,当天出席人数远低于早先预期已是不争的事实。CNN报道称,消息人士透露称,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与其丈夫库什纳近日对竞选经理帕斯卡尔“大发雷霆”,因为他有关20日集会人数的预测误差巨大。与此同时,消息人士指出,特朗普的捐助者与朋友也因集会出席人数远低于预期而发火。他强调,共和党内诸多人士将集会失败的原因归咎于竞选经理帕斯卡尔,其中一些人已经对他的能力表示了质疑。

“集会的失败反映出了特朗普团队内部更大的问题。”消息人士坦言道,“他们自己送给民主党与媒体一份抨击特朗普的大礼。”

另一位不具名的竞选顾问则在20日夜间总结称,一切都很糟糕,帕斯卡尔已在竞选活动中承受了巨大压力,因为特朗普在过去几周内已多次对他的表现表示失望,“特朗普对帕斯卡尔的信心正在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CNN刊文指出,特朗普早在4月底就因支持率不断下滑而冲着帕斯卡尔“大喊大叫”,批评正是后者使得自己的支持率“一泄千里”,甚至还威胁要起诉他。

对此,拜登竞选活动的发言人安德鲁·贝茨(Andrew Bates)21日表示,特朗普“实际上已退位”,“他的支持者抛弃了他并不足为奇”。

“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已经陷入困境,因为他不仅应对疫情不力,而且在弗洛伊德之死引发全美抗议示威后,还煽动了令人讨厌的仇恨与分裂情绪,上述事件暴露出特朗普已经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安全。” 贝茨说道。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guoji/2020/0622/76015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