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香港 谭耀宗:国安案中央管辖权起“兜”底作用

谭耀宗:国安案中央管辖权起“兜”底作用

譚耀宗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央訂立的港區國安法體現「一國兩制」、香港實際情況,也很信任特區。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港区国安法条文一直受外界关注。有份审议草案的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央订立的港区国安法很照顾“一国两制”、香港实际情况,也很信任特区。对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他认为,中央不会轻易行使该管辖权,惟条文必须有相关安排,以起“兜底”作用,并强调特定情形“少之又少”,涉及的是国家面临战争、特区政府瘫痪、案件和国与国有关等相当严重的情况,届时有关的案件将由国家有关机关起诉和审讯,但相信嫌疑犯若在港犯案,审讯时会根据港区国安法而非内地的刑法处理。

谭耀宗在访问中表示,他在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期间,听取了港区国安法草案说明,并看过法例草案后,觉得中央订立港区国安法时,十分照顾到“一国两制”和香港实际情况,也很信任特区,“本来国家安全的问题非常重要,而且香港出了这么多事,最后需要中央被迫出手,纳港区国家安全法入基本法附件三,但中央仍对香港充满信心,充满信任。”

权力行使会有明确规定

与内地刑法规定的勾结外国危害国家主权等背叛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严重可判死刑不同,港区国安法的最高刑罚仅为10年。谭耀宗说,中央出发点,正如全国人大于5月28日通过的全国人大港区国安法立法决定时所讲,“目的是希望防范、制止,不行才会惩治。”而草案中有关刑罚是根据香港相关罪行判刑作出决定,而非依据内地或其他地区很严格的惩罚,体现“中央惩治的时候,都是希望他们可以改过”。

他直言,有不少人认为应该加重刑罚,以达到阻吓作用,针对主谋、主犯应该惩罚等级不同。他表示,要留待大家向中央反映这些意见后,人大常委会再去研究是否需要加重罚则。

就港区国安法草案说明指,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谭耀宗认为,特定情形指一些不正常的情况,包括国家面临战争、特区政府瘫痪、案件和国与国有关等相当严重的情景。对此,未来的条例相信会有比较清楚的定义和说明,包括在哪些情况下,经过什么的机制,中央才行使管辖权等。

权不轻用 要求严格

他强调,中央的管辖权不会随便行使,要求很严格,相关情况应该少之又少,但强调“不能没有这样的安排,因为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当有些事情发生了特区政府做不到,我们势必要有一些法例可以作出补救,起‘兜底’的作用。”

他并透露,由中央管辖的案件,将由国家有关机关起诉和审理,倘嫌疑犯是在港犯案,相信仍会依照港区国安法而非内地刑法审讯,“除非(案件)不是发生在香港。”

谭耀宗重申,法例草案的设计,糅合了由内地派法官、将相关案件移交内地审讯、设立追溯期、保留普通法特点等社会上的不同意见,并符合《宪法》、基本法和人大5月28日通过的立法决定,照顾内地与香港的制度,特别是执法、司法层面的不同等,亦和普通法做了衔接,包括一罪不能两审、无罪推定、用香港司法程序等,港人受基本法保障的权利自由也都继续得到充分保障。

他形容,法例大体上起草得不错。本着希望法例出台后令香港社会稳定下来,香港不再被利用搞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搞恐怖活动和勾结外国势力之事的共同目的,故最终法例未必是“人人拍掌”,但希望能做到人人都能接受。

设立多层机制 做好执行落实

为保障港区国安法在港顺利有效实施,谭耀宗在访问中表示,已从不同层面建设执行机制,执法、司法、宣传等各个方面都有不同铺排。

谭耀宗表示,为做好港区国安法执行落实的工作,特区政府需要设立具备不同层面的执行机制,其中顶层是建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由行政长官牵头协调统筹不同部门工作,同时让不同部门一起研究评估,对做好维护国家安全的工作非常重要。

在执行方面,警务处建立相关部门,增加人手,律政司也会专门建立部门处理相关案件,特首并正研究建立专门审理国安法的法官名单等,包括继续向市民进行相关宣传,都是为相关法例在港有效执行做铺排。

谭耀宗并认为,由中央委派一个人做顾问也可起到“桥梁作用”,传递相关信息给委员会,协助相关评估等工作,而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可及时提供意见或者传递有关国家安全的信息,起到监督指导等作用,“这个是有必要的,毕竟之前我们都没有做过这些事,没有经验,由专门部门、专责人员和香港执法人员互相配合,对我们做出来的效果、工作质素有保障。”

反港区国安法 如同不拥护基本法

早前公布的港区国安法草案说明中指出,香港居民在参选或就任公职时应当依法签署文件确认或宣誓拥护基本法和效忠特区。谭耀宗在访问中表示,港区国安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后,即是基本法一部分,“不管什么理由反对,都不觉得是拥护基本法。当然DQ(取消资格)的问题留给选举主任研究处理。”

基本法第104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谭耀宗表示,“这个宣誓有法律责任。现在要求不只是宣誓,今后清晰讲要签‘确认书’。”

他续说,维护国家安全是基本法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此举保障了“一国两制”的行稳致远,“‘一国’受到冲击,如何能落实‘一国两制’呢?”

他认为,作为建制中人,包括议员、公务员,都应该做到基本法第104条的要求,否则就是不符合资格。 

指定若干审案法官 料特首会咨询意见

针对有人声称行政长官指定审理涉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名单是“干预”司法独立,谭耀宗质疑,“他们将问题想得太复杂,也都将它化得太大。”他相信,即使法例没有写明,行政长官届时仍会咨询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意见,大家毋须担心,更不必将此上升成所谓“司法独立”的问题。在指定法官一事,中央不会参与意见,由特首全权行使相关权力。

谭耀宗在访问中举例,《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是由行政长官指定若干法官,反映有关做法并不罕见,也不是所谓“行政干预”,相关做法是平衡了将案件送到内地审理、派内地法官到港审理、或完全按香港现有机制处理等不同做法,认为事前物色一些合适人选,会对审理工作有所帮助,也能解决所谓“外籍法官”的争议。

他相信,在行政长官指定若干法官时,会咨询最熟悉各级法院法官的特区终院首席法官的意见,“就算法例没有写明一定要咨询,或者一定要首席大法官推荐,但相信特首都会主动地征询首席大法官意见,我觉得不需要担心,也不需要将这些事情上升到所谓‘司法独立’的问题。”

他续说,若大家认为写落条文上更安心,“我觉得咁就写落去咯,我不反对,我也会把这个意见反映(上去)。”

被问及指定法官的选择标准,谭耀宗相信法例中不会写得很细节,但相信无论是特区终院首席法官以至特首,都会全面评估衡量,找出最合适的人选。他认为,相关法官对国家安全要有多些了解,但若从讲话、判词等了解到法官有明显的政治倾向,“我就认为不合适。”

有香港揽炒派要求在通过立法前,公开港区国安法条文,更声言是次立法“没有咨询港人意见”。

谭耀宗表示,国家安全是中央事权,有关条例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这个立法流程按照内地的立法法做的,有别于特区自己本身的立法流程,而街头签名、网上签名、座谈会、书面等多个途径都是在收集香港各方意见。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20/0624/76065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