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香港 张勇:司法独立与管辖权无必然联系

张勇:司法独立与管辖权无必然联系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张勇在听取港区国安法意见座谈会上表示,司法独立与管辖权没有必然的联系,司法独立是指法官在审案时不受任何干涉,独立行使审判权,若香港特区行政、立法、司法机关不能有效担负起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中央政府必须担负起这个职责。张勇亦指出,特首指定一批适合审理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既可避免有关法官双重效忠,又可最大限度发挥现任法官的作用,不仅丝毫不影响司法独立,反而更好保障法官履行职责和司法公正,也充分体现对特区现行司法制度的尊重。

中央有关部门前日在香港举办12场听取港区国安法意见座谈会,对于中央在特定情形下直接管辖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是否损害香港法院司法独立,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张勇在会上指出,司法独立与管辖权没有必然的联系。司法独立是指法官在审理案件时不受任何干涉,独立行使审判权,而不是指法院的管辖权和审判权。任何法院的管辖权和审判权都是依据法律确定的,也都是有限制的,更不是法院自己决定的,例如基本法第19条第2、3款的规定。但是,这些限制并不影响香港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案件的权力。

张勇表示,中央政府对有效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负有最终的、根本的责任。维护国家安全是中央事权,不是特区高度自治范围内事务。中央政府必须确保在任何情况下、任何地方的国家安全都万无一失。港区国安法草案规定,在一般情况下,在香港发生的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由香港特区执法机关和司法机关依据本法和香港当地法律及程序处理。这已是最大限度地体现了“一国两制”下的特殊安排,体现了中央对特区的信任和对两种法律体系的尊重,也体现了香港特区在香港负有维护国家安全的主要责任和义务。

一些案件香港特区管不了

“作为一个地方行政区域,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能力和手段是有限的,特别是在涉及到外国或境外势力介入以及国防军事等复杂因素时,香港更是力所不及。有一些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香港特区是无权管、管不了的,是只有中央政府才有权力、有能力管的。”

张勇进一步指出,在港区国安法通过后,如果香港特区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能够有效地担负起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确保国家安全在香港安然无虞,中央政府没有必要行使管辖权;反之,如果香港特区各个政权机关没有担负起或者担负不起这个责任,导致国家安全危机四伏,中央政府必须担负起这个职责。“中央保留在特定情形下的管辖权,也是为了避免出现香港特区政府无法控制的最极端情况。”

避免法官双重效忠

对于行政长官指定专门法官审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问题,张勇表示,行政长官代表香港特区对中央政府负责,包括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方面,行政长官是第一责任人。根据基本法的有关规定,香港法官根据独立委员会推荐,由行政长官任命。这一任命权是实质性的。

张勇指出,一段时间以来,香港和内地有不少意见认为,应当禁止具有外国国籍的法官审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但考虑到香港特区的实际情况,没有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完全禁止有外国居留权的香港法官审理危害国家安全案件,而是由行政长官指定一批适合审理此类案件的法官。至于某一个具体案件由哪一名法官审理,仍然按照现行的司法规则办理。

张勇表示,这样的安排既可以避免有关法官在审理有关案件时可能陷入双重效忠之境地,又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现任法官的作用,不仅丝毫不影响司法独立,反而能够更好地保障法官履行职责和司法公正,也充分体现了对特区现行司法制度的尊重。

张勇发言要点

谈司法独立与管辖权

•司法独立与管辖权没有必然的联系。司法独立是指法官在审理案件时不受任何干涉,独立行使审判权,而不是指法院的管辖权和审判权。任何法院的管辖权和审判权都是依据法律确定的,也都是有限制的,更不是法院自己决定的。

•中央政府对有效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负有最终的、根本的责任。维护国家安全是中央事权,不是特区高度自治范围内事务。

•中央政府必须确保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地方的国家安全都万无一失。

•作为一个地方行政区域,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能力和手段是有限的,特别是在涉及到外国或境外势力介入以及国防军事等复杂因素时,香港更是力所不及。有一些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香港特区是无权管、管不了的,是只有中央政府才有权力、有能力管的。

•中央保留在特定情形下的管辖权,也是为了避免出现香港特区政府无法控制的最极端情况。

谈特首指定国安案法官名单

•行政长官代表香港特区对中央政府负责,其中包括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方面,行政长官是第一责任人。

•根据基本法的有关规定,香港法官根据独立委员会推荐,由行政长官任命。这一任命权是实质性的。

•考虑到香港特区的实际情况,没有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完全禁止有外国居留权的香港法官审理危害国家安全案件,而是由行政长官指定一批适合审理此类案件的法官。至于某一个具体案件由哪一名法官审理,仍然按照现行的司法规则办理。

建制派:大律师公会混淆视听

全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张勇指出,司法独立是指法官审理案件时不受任何干涉,并非法院的管辖权和审判权。建制派议员回应时表示,特首指定国安案法官名单的做法并无问题,同时批评大律师公会代表日前指出相关做法是干预司法的说法是混淆视听及欺骗市民。

本身为律师的民建联周浩鼎指出,按基本法八十三条,香港各级法院职权和组织由法律规定,基本法八十八条订明各级法院法官由特首任命,行政长官安排具备相关专长的若干法官名单专责审理日后国安案件,完全合理和符合基本法。

周浩鼎同时指出,现行机制亦有若干法官负责一些审裁庭,特首过去也多次按机制委任法官处理一些调查委员会等,可见相关安排绝非干预司法。

身兼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的经民联议员梁美芬则表示,现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是全国性法律,全国性法律强调为国家的法律,故需要保障的是全国十四亿人民,包括香港数百万人的安全问题。

李家超:港区国安法生效后会切实执法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昨日表示,按全国人大早前通过的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港区国安法后,会按基本法列入其附件三,即日在香港公布生效,而当局正准备有关执法和检控的前期工作。

李家超在立法会会见传媒时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立法制定港区国安法,特区政府尊重有关立法过程,港区国安法草案获通过后,相关法律便会列入基本法附件三,成为适用于香港特区的全国性法律。

李家超强调,法律生效亦意味当局的职责生效,届时当局会按法律条文履行职责,他对警务处的工作有信心。他指出,警方一向有优秀人才,分析能力高,警方对了解新工作的要求亦充满热诚,同时也会做好培训及建立制度,当局正在准备有关执法和检控的前期工作。

对于有报道称本港国安案件的疑犯扣留时间较目前最多扣留48小时长,李家超回应说,所有执法工作都会依照法律进行,目前已知执法和检控部门的工作范围,但详情有待正式条文公布。

他指出,最近公布的港区国安法草案说明交代得很清楚,该法律会依法保障香港居民的合法权益,包括基本法、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所保障的权利和自由。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20/0625/76105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