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香港 容许外籍法官审国安案的难处

容许外籍法官审国安案的难处

全国人大常委会早前公布订立《港区国安法》的说明,当中提到审理有关案件的法官由特首指定。这个规定受到法律界抨击,认为影响了司法独立。我觉得可以从几个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

第一、容许外籍法官审案,已属宽松。我觉得人大常委会容许外籍法官审理国安案件,法官由特首指定,已属宽松。比对早已就23条立法的澳门,澳门便禁止外籍法官审理国安案件。相信阿爷是考虑到香港的特殊情况,不完全禁止外籍法官审理国安案,但结果引来了另一些批评。

第二、是特首指定名单,无损司法独立。乍听法律界的意见,他们说特首是球证,又是落场打波,这是在打茅波。其实,这个批评是混淆了指定名单和指定法官审理个别案件。早前曾传出会设立特别法庭审理国安案件,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以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人选将会更狭窄。现时采取名单制,似乎是一个比较宽松的安排。特首指定可以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名单,相信会按某些条件把部分法官筛走,例如很难想象特首会容许美国籍法官或拥有台湾护照的法官审理国安案件。这些原则不宜向外宣示(考虑和外地的门面关系),只能够由比较掌握国安情况的特首作出决定。

假若审理个别案件的法官人选,都由特首指派,到时特首可以选择对己方有利的法官,的确有影响司法独立的问题。现时的安排是特首指定一系列法官的名单,只是把最不合适的法官剔除了,无损司法独立之余,也兼顾了审案的敏感性。

倒个头来,特首没有指定法官名单,司法部却指派了一名美籍法官去审理一单涉及美国的国安案件时,如何保障这个法官能够中立审案,才是一个大问题。

第三、现有机制不能确保审理国安案的稳妥性。按现行机制,所有法官都由特首委任,权原本在特首,只是目前的安排是特首透过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意见去行使这个权力。如果法律界不接受特首指定法官名单审理国安案件的安排,另一替代方法是把特首现行"橡皮图章"式的任命法官改为实质的任命,将所有不适合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剔出法官的行列,这些人连法官也做不了,当然这个方式,其实更加严厉。

试想一下,如果沿用过去的安排,特首按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建议,变成橡皮图章委任法官,对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人选无从支配,假设发生一宗美国间谍收买在港的中国官员,窃取了中国在南部战区部署的东风21导弹位置的机密,又假设这单案的部分涉案人员要在香港审理,如何防止司法机构不会委任一名美国法官去审理该案呢?首席大法官掌握香港国安的情况,肯定会较特首少,如果届时特首就个别案件才去建议首席大法官不要安排美国籍的法官去审理这案件,是否会对司法独立的损害更大呢?

对现行安排提出批评的人,只是一种单向思维,只顾虑司法独立,不考虑国家安全。其实要平衡上述两个目的,现在的安排已经是比较好的部署。若不接受,可能会退到像澳门一样,所有的外籍法官都不可以审理国安案件,或许这是一个更理想的做法,不过,看起来会比现时的安排,更加严厉。

卢永雄

来源:头条日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20/0627/76168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