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香港 港媒:特朗普也押后大选 反对派哑巴了?

港媒:特朗普也押后大选 反对派哑巴了?

自社会上出现押后立法会选举的声音以来,反对派一直未停止过攻击,最常听见的说法,莫过于不少国家即使疫情严峻也如期选举。虽说同样有近70个国家或地区决定押后选举,过去几日,反对派还可以说这些大概都是“个别例子”或“极权国家”。但不知是幸或不幸,昨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呼吁押后今年11月举行的总统大选,理由是疫情下邮寄投票可能会出现欺诈。

难道不谴责特朗普反民主?

这下可就令反对派相当尴尬,毕竟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可以骂是极权,唯独美国永远是“最民主最自由”的国家,但就连最支持“民主自由”的美国总统,竟然也提出押后选举,依反对派的逻辑,看来特朗普也是“输打赢要”,想借疫情打压公民权利了。怎么不见陈淑庄、郭家麒、陈家洛等人谴责特朗普?

陈淑庄等人一直声称疫情底下,全球有60个国家和地区如常举行选举,该数据从何而来实在非常可疑,因为据国际民主与辅助选举研究所(IDEA)统计,今年2月至7月期间,只有49个国家和地区如常选举,反倒是取消或押后的多达68个,当中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德国、瑞士等一般意义上的民主国家。究竟是反对派没有更新手上数据,抑或把两个数字搞混了,还是刻意隐瞒,我们不得而知。但总而言之,押后选举的国家和地区比照常选举的多,而且后者的结果大多是疫情反弹,反对派还坚持立会选举“去马”,是“揽炒”揽上瘾了吗?

退一步而言,即使也有不少国家在疫情影响下,如常举行选举,是否代表香港可以照办煮碗复制外国做法?既然反对派这么喜欢讲外国,比如韩国、新加坡如常选举,那我们就实际谈谈外国的情况吧!

先说韩国,其于4月15日举行国会选举,为全球首个在疫情下如常进行大选的国家。至3月底为止,当时韩国每日新增确诊个案仍维持在约一百宗,直至选举前大概一周,每日确诊人数才勉强控制在数十人以内。韩国政府也在选举中加入特别措施,例如将选民分成健康、确诊和隔离三类,健康选民可以跨区投票,至于隔离中的选民则有专门投票时段。

如此看来,似乎香港也可以考虑类似方法,但遗憾的是,香港与韩国有一个决定性的分别:那就是每日检测数量。韩国在高峰时期,每日进行三万次检测,但对比香港,目前连每日一万个都很勉强。

可能有人会认为,以一个国家的力量跟香港一个城市比较不公平,但更重要的,是韩国庞大的检测量,足以令其有效识别感染者,单是没有隐形传播链,两者社区的安全程度便非同日而语。反观香港情况,每日新增百例确诊不特止,源头不明的少说也有数十宗,这样如何有效区别患者与健康市民,以进行分批投票?

韩国选举还有一点与香港不同,就是容许邮寄投票。这点美国也做过,3月10日,美国6个州份进行总统大选初选,当时美国疫情总数才刚刚破千,没人想象过最后会恶化成“全球第一”。那时华盛顿州有超过160人确诊,已经是疫情最严重的州份,该州在初选不设票站,强制选民以邮寄投票。

香港这么多年来从没尝试引入邮寄投票机制,当局能否在短短一个多月内,极速把纸本投票完全改变成邮寄投票?能做到的话何须待今日?更不要说特朗普昨日之所以呼吁押后大选,就是因为觉得邮寄投票可能出问题。再者,美国初选当日,疫情还未算太严重,那当然有资本如常进行选举。但邮寄投票的只有华盛顿州,其余5个州都是以纸本方式进行,再看美国现在疫情爆发得何其厉害,实在不得不怀疑两者是否有关连。如果香港“借鉴美国经验”如期选举,恐怕只是步美国后尘。

新加坡本月10日举行大选时,当地疫情已相当严峻,与香港类同,也是每日新增百宗确诊。新加坡的选举防疫策略主要是加强分流,除了把票站数量增加两成,以分散选民投票,也为长者安排了专门投票时间。

市民健康安全须放第一位

虽然香港土地面积比新加坡大,但人口密度却是前者较高,而且以土地发展率而言,香港只有不足25%,新加坡却高达73%,可以动用的空间根本不能相提并论。难道反对派还想政府在荒山野岭设立票站,要选民攀山涉水去投票?

至于长者专门时段方面,想必不需笔者絮言。因为一个多月前,选管会可是明确拒绝了增设“关爱队”的建议,甚至连为少部分有特别需要选民设专门投票时间也不肯。既然选管会和反对派觉得这样才能维持选举公平公正,政府也没有足够的空间来为数百万选民增设更多票站,决定押后选举自然是万全之举。

一向唯美国马首是瞻的反对派,不知道今日起还有什么借口反对押后立法会选举,还是说,有些事情只有美国做得,特区政府就做不得?这才是真正的“输打赢要”。但从长远角度而言,今次疫情对选举的影响也暴露了香港选举制度的不足,疫情终有一天会过去,政府未来的改革却必不可少。

来源:大公网 作者:卓 铭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20/0731/77296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