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刘少奇死亡现场:有人冒充其子在火化单签字

刘少奇死亡现场:有人冒充其子在火化单签字

 

刘少奇资料图

刘少奇资料图

本文摘自《刘少奇的最后岁月》,黄峥著,九州出版社出版

1969年10月17日,根据林彪“一号手令”,将爸爸送往开封。爸爸鼻子里插着鼻饲管,喉咙里通着吸痰器,身上扎着输液管。医生护士都认为:“随时都可能发生突然死亡。”当时中办的负责人来到爸爸房门口瞧了一眼,亲自叫人通知爸爸转移。护士只好用棉签蘸上紫药水,在一张报纸上写了几个大字:“中央决定把你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爸爸转过脸不看。护士又把这张纸拿到另一边,让爸爸看,爸爸又把脸扭了过去。爸爸原卫士长老李同志上前对着他的耳朵,心情沉重地把纸上的字念了一遍,爸爸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晚上7点多钟,爸爸赤着身子,被人用被子一裹放上担架,由专案组的人监护,让护士和原卫士长老李同志陪着,乘飞机飞往开封。林彪在河南的那个死党亲自把爸爸关进一个特别监狱。这里围墙高大,电网密布,戒备森严。

这正是初寒的天气,爸爸在担架上因为没有穿衣服,一着凉肺炎又复发了,高烧39 度,呕吐厉害。而林彪在河南的死党却声称:“一切均好,病情无异常变化。”到11月5日,爸爸又一次高烧,抢救两天以后才降到37.2 。当时在爸爸身边的人都说,他特别配合治疗。爸爸虽然不说话,但他的神志还清醒,他仍然想活下去,想亲眼看到林彪、江青一伙的下场。

就在爸爸退烧的第二天,11月8日,专案组下令:凡北京陪同来的人,立即撤回北京,一个也不准留,连北京带来的药也不准留。临走之前,专案组的人特意到火化场看了看,但又说:“千万不要死在我们手里。”然后向当地负责人员训话说:“要激发对刘少奇的仇恨,保留活证据。”

原卫士长老李叔叔一回到北京,就要向当时中办的负责人汇报情况。他得到的回答是:“不用了,先休息一天。”可是深夜两点,电话铃催醒了老李:“他昨天已经死了,你必须再赶去。”李叔叔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连忙取了一些衣物匆匆赶往机场。

13日凌晨,老李叔叔到开封,直奔爸爸的身旁。爸爸躺在地下室的地板上,身上盖着一个白床单。一尺多长的白发蓬乱着,嘴和鼻子已经变形了,下颌一片淤血。

老李叔叔急切地询问了解,原来11月10日晚发高烧,试体温表,五个小时后才取出。体温39.7 ,“当时不能确诊是肺炎”,但却按肺炎治疗,不让送医院抢救。到11日深夜,嘴唇发紫,两瞳光反应消失,体温40.1 。第二天6点40分,才发出病危通报;5分钟后,6点45分心脏停止跳动。两分钟后,值班医生、护士赶到现场。两个小时后,“抢救”人员才赶到。

 

老李叔叔偷偷抹去夺眶而出的泪水,给爸爸剪去一尺长的白发,刮去长而稀疏的胡子,穿上衣服和鞋子。深夜12点,六七个人把爸爸的遗体抬上一辆吉普车,小腿和脚伸露在车外,拉到了火化场。

火化场早已得到通知,说有一名“烈性传染病人”要半夜火化,只准留下两个工人。二十多个军人把小小的火化场全部戒严。由中办专案组的人在火化单上填写 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死因:病死。并冒充死者的儿子刘源签了名。

爸爸曾对我们说过:“我活着是个无产者,死的时候也要是个无产者。”可我们怎么也不曾想到,竟“无产”到这个地步:他为革命事业奋斗了一辈子,死时却成了“无业”;他把自己的一切都无私地献给了人民,死时却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没有哀乐,没有哭声;他为党披肝沥胆,死时却没有鲜花,没有党旗 他死时,只有那一尺长的白发属于自己,还有的就是那林彪、江青、康生和陈伯达一伙强加在他身上的奇耻大辱。

火化后,专案组宣布纪律,要用党籍和脑袋担保,谁也不准透露出来,并举行酒宴宣布:“我们圆满完成了任务。”

林彪、江青一伙自以为干得神鬼不晓,人民毫无所闻;他们自以为“胜利”地清除了他们篡党篡国的最大障碍。但是,党是公正的,人民是公正的。对于任何人来说,历史自有公论,而那些莫须有的罪名,终于公正地落到那些炮制者自己的身上。历史是无情的,民心是不可违背的,真理之光是永远不会泯灭的。为人民英勇献身的爸爸,将永远受到人民的怀念和尊敬。

我们和亲爱的爸爸分别至今,已经13年了。这是什么样的13年呀?!我们这个幸福的家庭再也不能团圆了,四位骨肉先后惨死,六个亲人坐过监狱。在我们一家人的遭遇之上,是亿万人民的苦难,是我们祖国的满目疮痍。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为爸爸平反,不仅是为爸爸个人,而且是为了使党和人民永远记取这个沉痛的教训,用一切努力来维护、巩固、完善社会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使类似爸爸和其他许多党内外同志的冤案永远不致重演,使我们党和国家永不变色。我们的祖国受够了难,人民吃够了苦,再也不要人为地制造动乱,只需要安定团结、一心一意搞好祖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啊!

自从妈妈去年回到了我们身边,我们多么幸福,多么亲昵。就在这幸福的笑声中,我们看见爸爸就在我们面前,他正在奋力挣扎,去挣脱那无情的血网,多么想回到人民的中间,多么想回到妻子儿女身边。爸爸,十年了,您的灵魂一直在这样斗争着,一直在我们心中呼喊。爸爸,您安息吧,我们就在您的身边。爸爸,您看看,党和人民终于打破了这血网,洗清了您身上的污渍;您看看,这是全国人民写来的千万封信,大家有这么多话要说给您听!您看呐,成千上万的青年抱着鲜花向您拥来;您看呐,大地回春,冰雪融化了。祖国的千山万岭回响着人民呼唤您的声音,您忍辱含愤的英灵终可得到安慰了吧!

爸爸呀,您那不安的灵魂快快回到您雪白的骨灰里来吧!让我们按照您在任国家主席时的托付,按照您在最艰难时的遗嘱,把您的骨灰撒到祖国的大海里,撒到世界的大洋上,融化在解冻的春水之中,您一生的奋斗和心血已变成世界上最为宝贵的财富,永存在世间。

爸爸呀,亲爱的爸爸,您曾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出生入死,鞠躬尽瘁;人民并没有忘记您,也为了您的解放而英勇奋斗,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爸爸呀,您曾为了我们党而抛弃了个人的一切;党没有遗弃您,为了您的昭雪,奋力呐喊,不惜一切代价。今天党和人民又把那应得的光荣还给了您,对于您来说,至高无上的光荣称号就是 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中国人民的好儿子。

来源:人民网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20/0917/78776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