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星岛社论 香港乱源仍在 国安法震慑有必要

香港乱源仍在 国安法震慑有必要

《星岛日报》7月6日发表题为“香港乱源仍在 国安法震慑有必要”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凶徒在闹市刀袭警员,令全城震惊,警方连日追查在网上发出煽动暴力讯息的激进分子,昨天再有一人落网,他涉嫌鼓动别人斩警,言辞“杀气”甚重,如果不加遏止,随时有狂热者受其号召诉诸行动。由此可见,香港的恐袭风险仍在,对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的威胁不但未消除,且有伺机复燃之势,当中既有内忧,也有外患,不论政府和市民都要高度提防。面对这危险性,《港区国安法》的震慑力必须维持,并要在各个范畴深化,才可以起到稳定大局的作用。 

后遗症严重 隐藏内外危机 

香港要由大乱到大治,首先须洞悉乱源在那里,才可以对症下药,防止恶疾复发。在昨天的国安法论坛上,中央驻港国家安全公署署长郑雁雄就指出,修例风波的根本性质,不是民主思潮、自治呼声及言论自由,而是颠覆政权、侵犯主权。从事件中陆续暴露的大量内情,反映他准确说中了问题的核心,就是动乱并非简单的社会运动,不论幕后策划者还是台前行动者,都有意识地进行夺权“革命”,目的在分裂中国领土、冲击主权、危害国安。 

从中央看来,既然这是一场“反颠覆”的斗争,便不可能有退让余地,实施《港区国安法》就是要建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基础,以此强硬手段遏制损害国家主权的行动。因为如郑雁雄在演词中所说,美国与西方试图在港推动“颜色革命”搞分裂,搞垮香港,故必须坚决防止,绝不能犯下战略性错误。

这战略明显已初见成效,随着《港区国安法》落实,受外部势力支持的政治组织土崩瓦解,搞手若非被捕,便是逃亡海外,街头暴乱也迅速消失,然而大动乱留下了深深的后遗症,极端思想仍植根于社会中,今次凶徒突然发难刀袭警员,然后自插身亡,以及有激进分子图袭击礼宾府,都反映暴力暗涌还在急湍。 

正如政务司司长李家超在论坛指出,香港的国家安全威胁虽然受控,但风险依然存在,仍有人鼓吹及支持“孤狼式恐怖袭击”,散播仇恨意识,这都有助本土恐怖主义滋生,必须努力阻止。他所说的潜藏危机,确不能低估,因为警方不久前就破获了制造炸弹和枪械的团伙,近日又有人以土制燃烧弹施袭,可见极端分子还不愿收手,而且准备用更激烈手段,制造严重伤亡和破坏。 

此外,社会还存有极端思想的“软渗透”,保安局局长邓炳强警告说,年轻人的守法意识仍然薄弱,港独分子并未放弃,持续利用媒体、文化艺术、书店、刊物等宣扬抗争。这类“文宣”的影响亦不可轻视,可以留下激进主义的火种,在受到煽动时,便会燃烧起来。 

政府须合力 负护国安责任 

这些内部动乱因素,到今日仍广泛散布,而且以不同的形式,于不同范畴继续潜藏,成为威胁稳定的隐忧。中联办副主任特别提到,有团体或个人更“披着法律专业的外衣”从事乱港活动,也有人明目张胆支持和美化暴力行为,说明全面落实国安法是任重道远。他所提的团体是甚么,可说呼之欲出。

香港乱源未除,还因为外国打香港牌之心不变,外交部驻港公署特派员刘光源说,《港区国安法》制定后,阻碍了外国势力干扰香港事务,击中一些国家的“要害”,但对其意图仍须防范和阻止。 

维护国家安全与香港稳定,须持续和深化,也要特区政府由上到下齐心协力。郑雁雄就指出,这是每名管治、司法及执法人员的责任,与政治中立无关,任何人没有借口“不作为、乱作为”,意即这是管治架构内所有人的政治任务,唯有这样,香港才可以清除乱源,长治久安。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singtao_ed/2021/0706/87502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