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海外温哥华 油价劲升成本大增 送餐员生计受冲击

油价劲升成本大增 送餐员生计受冲击

《星岛日报》报道,大温油价持续高企,不少车主抱怨飙升的油价增加出行负担,更有从事外卖送餐行业的司机表示,送餐员收入一直为自负盈亏,车损油费须送餐员自行承担,由于餐馆允许重新开放堂食,外卖接单率在近期变得非常低,加上油价高企,令很多送餐员濒临失业,对于日后的生活感到迷茫。

送餐司机辛格(Paul Singh)在疫情爆发时失去原本的保安工作,并开始与同乡一起加入外卖送餐行业。 由于卑诗省在疫情期间实施堂食禁令,外卖送餐行业变得非常火热,不少留学生,失业人士,甚至有全职工作人士都加入外卖送餐车队,以帮补生计。 辛格称,在疫情期间,外卖送餐行业的收入非常可观,一个小时算上外卖配送费和小费,时薪高达25元,节假日甚至每小时30元,若扣除车损与基本油费,收入仍有20多元。 他说:“我因为疫情而失去工作,那时开始从事外卖送餐工作,平均一天工作8小时,外卖单多的时候甚至工作12小时,收入非常可观,时薪平均有25元。 那时候的油费大概是每公升1.2元,扣除油费后,我还有差不多每小时20元的时薪。 ”

每小时收入低于最低时

薪 由于大温地区油价持续攀升,周二更飙升至每公升1.73元的历史新高,辛格近日唯有暂停送餐员工作,并开始重新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对于日后的生活,非常担忧。 辛格表示,由于卑诗省开始逐步重启,省民放宽堂食和出行的限制,外卖需求变小,送餐员的收入更低于卑诗省规定的最低时薪。

他说:“我被迫暂停我的送餐员工作,现在另觅一份稳定的工作。 自从上个月开始,我每天接单率都很低,试过连续3个小时都没有接到外卖单,更试过整个晚上的外卖收入才40元,这个油价根本无法再让我从事这个行业。 ”

由于送餐平台规定送餐员的接单率,辛格抱怨在上周曾为一单没有小费的订单而亏损油费,该订单是从本拿比丽晶广场送至西门菲沙大学(SFU),来回20公里并耗时一个半小时,客人没有给予小费,他此单收入仅5元,完成订单后须空车下山返回送餐区。

多劳少得或致离职潮

辛格表示,由于外卖送餐员通常为自雇形式,送餐收入是自负盈亏,油费和车损都须自行负责。 很多从事外卖送餐员并没有失业保险,一旦决定不再从事外卖送餐员,另觅工作的过渡期将毫无收入,生活变得非常难过。

他说:“外卖送餐员毋须每月马上交税和退休金计划等费用,可以推迟至次年报税期再付款,某种程度能缓解生活上的燃眉之急,但我认为这个行业并不是长久之计,昂贵的油价令很多送餐员选择离职,政府和送餐公司在入职后并没有给予我们任何的帮助,我们既没有失业保险金,又没有任何福利可言,更别提油费补贴。 ”

辛格最后补充表示,外卖送餐员在疫情期间,为很多市民提供送餐服务,无接触送餐减少染疫风险,外卖业务亦能为堂食禁令下的餐馆带来收入,但重启计划启动后,外卖需求减少,油价持续飙升,不少外卖送餐员抱怨多劳少得,收入大,近期有可能出现离职潮。

文章来源:http://oversea.stnn.cc/vacouver/2021/0709/87626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