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海外多伦多 加国接种遇瓶颈 600万合资格者未打针

加国接种遇瓶颈 600万合资格者未打针

《星岛日报》报道,有媒体报道,本国到目前为止超过8成人口至少接受过一剂疫苗注射。但这一巨大成就亦被一层阴影笼罩:在专家不断呼吁提高接种率、以应对可能于秋天到来的另一波疫情时,本国至少还有600万合资格的人未注射过新冠疫苗。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目前加拿大进一步提高国民第一剂接种率的努力正遭遇瓶颈。即使现时根本不存在疫苗短缺问题,但新接种人数由上月高峰时的每天18.5万人下降至近期每天不足5万人。担心疫苗有未知的副作用,对政府信息感到混乱而不愿相信,认为自己不需要免疫等等,是人们不去接受注射的主要原因。 

还有一些人可能因为打针恐惧症(needle related phobia)、有过敏反应不去注射。一些边远地区民众则是没有注射机会。此外专家估计,大约有占全国人口2%至10%的国民是强烈抵制免疫注射的,不论专家和卫生官员如何讲注射的好处,他们都听不进去。 

CBC采访一些至今未打针的国民以了解其典型心态。亚省教师史密斯(Nadina Smith)表示,自己不愿做新疫苗实验的”小白老鼠”。她声称自己研究过各种新疫苗背后的技术,对于只需一剂的琼森(Johnson & Johnson)疫苗感到最为放心,因为它使用的是传统的病毒载体技术(viral vector)开发,如同流感疫苗一样。 

史密斯指自己不是不愿接种,只是不愿接种在短期内快速开发的mRNA疫苗。担心可能有长远而言未知的副作用。她指如果有琼森可以选择,她会很愿意去注射。实际上加拿大在几个月前曾订购了30万剂琼森疫苗,但没有计划分发为国民注射。政府官员表示各省和特区都对这种疫苗不感兴趣,不想得到。 

完成接种者仅0.4%染疫 

现时各地广泛接种的都是辉瑞公司和莫德纳公司出品的mRNA疫苗。它的确没有在市场上出现过,不过对于这种技术的研发已经超过30年,并且至少在狂犬病、流感、巨细胞病毒(cytomegalovirus)和塞卡(Zika)等4种传染病疫苗上做过人体实验,并证明没有长期副作用。 

安河退休人员卡蒂(Lorie Carty)则指,本国两个最主要的抗疫指导机构加拿大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NACI)和加拿大卫生部,时常在疫苗问题上发出矛盾的指示,最引人注意的是关于阿斯利康疫苗的说法,这让她质疑所有疫苗的安全性。 

“他们整天变来变去,出现这么多不同讯息,每天读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我希望在把疫苗打进身体之前有个确定的信息。毕竟打进身体之后就不能再回头。” 

多伦多长途货运司机佩特里夫(Andriy Petriv)表示,他和妻子在去年圣诞节之前都出现了感染征状。他们当时并未去检测。最近他出于好奇进行检测,发现他体内有一些抗体,证实先前曾感染过。他认为自己已经有了抗体,所以不用再去冒风险接受疫苗注射。”为甚么要往自己身体里打一些东西只为得到一张证书?如果你不渴,会为了让别人高与而去喝水吗?” 

不过有专家指即使过去感染令体内有一些抗体的人,也应该接受免疫注射。因为难以知道因感染而获得的抗体能持续多长时间,免疫幅度如何。也不能确定这些抗体对于新的变种病毒抵抗力如何。在一些省份和国家,如魁北克,法国,德国及意大利,会给曾经感染过的人注射一剂疫苗。 

埃布尔达大学护理学院副教授麦当娜(Shannon MacDonald)表示,愿意打疫苗的人越来越多。不愿意打的人只占少部分。不过他们发出的声音很大,令人有印象这样的人很多。她指说服人们打疫苗的最好办法,是让他们看到疫苗已取得的成效。 

举例而言,安河在去年12月14日至今年7月10日间共报告病例403,149例,其中只有0.4%属于突破性感染,即已注射两剂疫苗14天后仍被感染。注射了一剂之后仍被感染的也只占4%。其他感染者,不言而喻,都是未注射疫苗的人。 

截止到7月10日,安河一千万至少注射过一剂疫苗的人士中,有不足1.82万人感染病毒,其中完成接种仍被感染的只有1,765人。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估计,近期因感染新冠住院者有97%是未打针的人。

文章来源:http://oversea.stnn.cc/toronto/2021/0727/882664.shtml